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满洲里冤案十:当事人向最高法递交《申诉状》

时间:2019-04-15 13:45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图:最高人民法院外景



    2019年3月25日,当事人刘某到最高人民法院递交《申诉状》,最高法法官认真接待并受理。

  

  申诉状



   申诉人:刘*,男,汉族,1979年5月1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5210***********15,住内蒙古满洲里市***路***组,联系电话:15947751346。

    申诉人刘令不服满洲里市人民法院(2013)满刑初字第276号刑事判决,不服满洲里市人民法院(2015)满刑监字第1号驳回申诉通知,不服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内07刑申9号驳回申诉通知,不服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8)内刑申73号驳回申诉通知,特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撤销满洲里市人民法院(2013)满刑初字第276号刑事民事判决。

    2、改判申诉人刘令无罪。

   事实和理由:

    1、本案的基本事实:


    2013年9月11日14时许,在满洲里市东湖区加油站附近的金泽彩钢厂院内,因被害人郎春宝驾驶吊车将申诉人的一根白色塑料水管压断,二人发生口角进而厮打,郎春宝倒地面部受伤(地面有杂草丛生)。满洲里市公安局以受伤次日的面部照片为依据,出具了[2013]104号法医临床学鉴定书,认定郎春宝所受损伤为轻伤。

    2013年11月27日,满洲里市人民法院作出(2013)满刑初字第276号刑事民事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申诉人刘令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

    申诉人对郎春宝所受损伤为轻伤的鉴定意见存在疑问,委托了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于2015年8月26日出具了[2015]第47号《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审查意见为:“被审查人郎春宝的眼睑损伤未达到累计5cm,不构成轻伤;应构成轻微伤”。申诉人提起申诉过程中,2016年7月27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出具[2016]1号《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书》,审查意见为:“经审查,认为被鉴定人在鉴定当时符合《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十四条之规定,面部软组织创口累计达到5cm,构成轻伤。同意原鉴定意见”。2018年11月14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以[2016]1号《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书》为依据,作出(2018)内刑申7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认为:“申诉不符合再审条件,原判决应予维持,你应服判息诉”。

    2019年2月25日,申诉人再次委托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就“郎春宝眼睑损伤的形成机制、原鉴定和证据审查意见的程序问题”进行法医学书证审查,该中心于2019年3月6日出具[2019]第12号《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意见为:“1、被审查人郎春宝眼睑损伤的致伤物不是脚踢等钝性物体形成,应是尖锐细小的草根或树枝擦划形成。2、满洲里市公安局的鉴定不符合对面部软组织损伤鉴定损伤程度应当在3个月后进行的程序性规定,属违规无效鉴定。3、“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完全不符合《刑事诉讼法》对于鉴定意见的规定,不是刑事诉讼的法定证据形式,不能作为不予抗诉、不予再审的依据”。该意见属于《刑事诉讼法》第253条规定的“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新证据,依法应当提起再审。

    2、本案存在的主要问题:

    (1)基本事实没有查清:

    满洲里市人民法院(2013)满刑初字第276号刑事民事判决书认定:“在厮打过程中刘令用脚将郎春宝左眼部踢伤”。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均维持了这个认定。事实上,郎春宝左眼部眼睑损伤的性状,左眼上眼睑有不规则细微挫裂创,下眼睑细条状浅表划伤,损伤周围没有明显的钝性物体打击应当形成的肿胀青紫表现。据案情调查,二人在厮打时有倒地动作。从法医学损伤致伤物分析,郎春宝眼睑损伤的致伤物不是脚踢等钝性物体形成,应是尖锐细小的草根或树枝擦划形成。内蒙古三级法院的事实认定错误,自己倒地形成的损伤具有意外因素,显然不能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

    (2)、法医鉴定存在严重的程序问题:

    《人体损伤程度司法鉴定指南》规定:面部软组织损伤的鉴定时限“以伤后3-6个月为宜”(吴军主编,中国检察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第36页)。满洲里市公安局的鉴定是依据被审查人郎春宝眼睑损伤当天的情况进行的,损伤后17天即做出“轻伤”的鉴定意见,完全不符合对面部软组织损伤鉴定损伤程度应当在3个月后进行的程序规范。即使按当天拍照的损伤照片,损伤创口累计长度未达到5cm;损伤17天后伤口应当基本愈合,3个月后应当看不到明显疤痕。满洲里市公安局的鉴定意见明显违反了鉴定必须遵循的程序性规定,属违规无效鉴定。

    (3)、“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没有法律依据: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法医鉴定人有条件、有能力启动对被审查人郎春宝的重新鉴定程序,但是却不作为。所谓“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完全不符合《刑事诉讼法》对于鉴定意见的规定,其实质意义既不是鉴定人的鉴定意见,也不是有专门知识人的专业意见,只是检察院自己内部的一个工作细则,目前没有经过有权机关批准,不是刑事诉讼的法定证据形式,没有法律地位和证据价值,不能作为不予抗诉、不予再审的依据。

    (4)、有专门知识的人具有与鉴定人相同的法律地位和证据价值:

    2013年1月1日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纳入了一个新的诉讼规则,这就是192条(现已经改为197条)第2款规定的:“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申请法庭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提出意见”。第4款还规定:“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适用鉴定人的有关规定”。法律规定的“法庭、出庭”,应当作扩大性理解,应当包括从立案到审判、申诉、执行等刑事诉讼的全过程均可以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参与,有专门知识人的意见始终适用鉴定人的有关规定。

    内蒙古三级法院没有依法审查、质证、采信正确的有专门知识人的意见,没有进行法庭审理和听证。满洲里市人民法院(2015)满刑监字第1号驳回申诉通知称:“北京云智的书证审查意见书不足以推翻满洲里市公安局的法医临床学鉴定书”,极其简单、粗暴、武断,完全是坚持错误,不讲道理。相反,却不加判断地采信没有法律依据的、错误的“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从2013年9月11日直到今天,5年多来,申诉人生活在噩梦、恐惧和愤怒之中,我至今没有感受到公平正义。但是,我仍然心存希冀,仍然相信中国法制梦一定会在申诉人的身上变为现实!于是,我再一次、再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地申诉!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刘令

    2019 年 3 月 25 日



    附有关证据材料:

    1.  郎春宝2013年9月12日拍摄的面部损伤照片;

    2.  满洲里市公安局法医临床学鉴定书[2013]104号;

    3.  满洲里市人民法院(2013)满刑初字第276号刑事民事判决书;

    4.  满洲里市人民法院(2015)满刑监字第1号驳回申诉通知,

    5.  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内07刑申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6.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8)内刑申7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7.  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2015]47号;

    8.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书[2016]1号;

    9.  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2019]12号。

    

2019年4月14日星期日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服务宗旨

    依照法律    注重证据

    尊重科学    绝不违心


    对于我们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力求做到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