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道德、契约、规制、法律凑合在一起会演绎出什么?

时间:2019-04-14 12:08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道德、契约、规制、法律凑合在一起会演绎出什么?

南昌市市长信箱转呈市长勋鉴:      

    1、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七条:任何组织和个人对违反本条例规定的行为,都有权向有关人民政府、房屋征收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举报。

    2、2019年4月13日下午,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向江西信访信息系统上传了针对《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行政调解协议书》(信访号36002019040307041361367、36002019040307042669913)的《不再受理告知书》的原件照片、变造后的《撤诉息访调解协议》的原件照片二页。

    3、2019年4月13日下午,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向江西信访信息系统上传了针对《抢拆、强拆、带话威胁、二度强拆!》(信访号36002019040106040117957)的《受理告知书》的原件照片。该信访件内容节选:(1)、2019年3月29日上午,东湖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副主任罗国平和承包拆迁的民工老板(据说是南昌县蒋巷人)进入我家两间房内,专程现场查看卧室后窗遭强拆之破坏情况及窗外堆埋情况,罗国平与我讨价还价一番后,放出狠话:“村里最多给你一万元赔偿,等法院判你还得不到这么多钱,村里有很多流氓,你若不答应,村里会叫一伙流氓打你一顿,到时候你都不知道是谁打的!”民工老板在一旁复述了这句狠话。我最后要求赔偿二万八,罗国平气冲冲地走了。我当时很淡定,其实心里害怕极了:我乃凡胎肉体,一顿围殴,说不定小命就没了,谁能救救我?(2)、我现同意一万元赔偿费,如有附加条件,视情况适当增加。(3)、2019年3月31日,有人组织三台挖掘机(换上钻头)对我家对面的1栋6层楼进行了冒雨抢拆。(备注:这栋楼的背后正在进行地铁施工,其已征用干休所、糖果厂等大片土地,完全能够满足地铁工程之需要,不需要捎带扩大征收范围。)同日,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指派二个民工对我家后窗进行了二度强拆:清除了堆埋后窗的拆迁垃圾,彻底将后窗卸了下来,我发现时赶紧制止他们继续工作。(4)、我在网上搜索到了《南昌临江商务区被指4年未动工》,该文来源于江西晨报,发表时间为20160527,据该文描述,南昌临江商务区项目胎死腹中已经7年了。在地图上我看到,南昌临江商务区打了阴影,面积很小,只有市面卖出豆腐块的十分之一大,精确地址在高新大道1158号,属于青山湖区管辖,距离东湖区下沙沟路起码有八十里,2015年东湖区咋又冒出一个“2015年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拆迁项目”?假如南昌市东湖区政府能够提供《南昌市贯彻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若干意见》(洪府发[2011]16号)第四条所罗列的事项(发展改革部门出具的建设项目批准或者核准文件,城乡规划部门出具的拟征收范围用地符合城市总体规划要求的证明,国土资源部门出具的拟征收范围内土地用途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要求的证明,以及房屋征收补偿初步方案、征收补偿费用足额到位证明、建设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和征收项目是否符合公共利益需要等相关材料,其中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还应报维稳部门备案。)我就承认《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书》(东征字【2015】第6号)的合法性。(5)、有关本案,人民日报等媒体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发表了我写作的一百多篇文章。

    4、很多媒体已经发表了《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补正协议书(第三稿)》,其内容节选:(1)、甲方:黄剑平(二审上诉人) 乙方: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二审被上诉人)(2)、2019年4月3日,甲乙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乙方拿去其单位加盖公章的过程中对协议书进行了变造、加塞,我是用自带的蓝色圆珠笔签名并书写日期,现在我发现,我拿到手的协议书的原件上,我的签名和书写的日期变成了黑色。法官助理杨勇的签名完全没有“杨勇”两字的字形,提示他非常心虚、焦虑、无奈。三份行政裁定书上加盖的法院公章会反光,上面只有合议庭组成人员的署名而无签名,由此提示法院公章是伪造的,裁定书不符合法定格式和要件、不能满足我对司法公正及依法治国的追求。(3)、协议书的第一条我在审阅乙方提供的协议书的草稿时默认过,现在回头看,颇觉不妥。协议书的第二条原本是“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立即申请撤销{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三个案件的起诉。”,现在变更成了“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立即申请撤回(2019)赣71行终76号、(2019)赣71行终108号、(2019)赣71行赔终2号三个案件的上诉。”在审阅协议书草稿时我说过“第三章、第四章全删掉”。(4)、综上,乙方如此算计、强奸、变造,我不服并给予了我要求全部补正的机会。

    5、很多媒体已经发表了《法院庭院长必须对四类案件进行监管》,其内容节选:(1)、2019年3月14日9时35分左右,南昌市铁路运输法院行政庭楼云庭长在其204房的办公室已经接收打印的《再次呈请庭院长、纪检监察部门履职的报告》(17页、附件),因他需要继续开庭,我只好接受他的送客之请,之后,我站在门口按照他报给我的办公室电话试拨了一下,果然听到里面响起了电话铃声。(2)、四类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2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实施意见》第12、13、1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第16、17条,庭长院长必须对四类案件的合议庭的评议意见和制作的裁判文书进行审核并回应我的举报。(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十五条“对制作的裁判文书,合议庭成员应当共同审核,确认无误后签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法发〔2015〕13号}第6条“审判组织的法官依次签署完毕后,裁判文书即可印发。”由此可见,裁判文书上必须要有全体合议庭组成人员的签名。(4)、一审的三份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上只有审判长叶青、人民陪审员丁洪发、人民陪审员吴小文的署名,没有其手写签名。(5)、三份裁定书中使用了歧义句(既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6)、所有法律文书上的公章分成了实物印章和电子签章,其中电子印章又分成了两组:一组大,一组小,而且是局部大,大出一个月牙。从光泽上判别,电子印章又分成了两组:一组反光(发亮),一组不反光。从颜色上判别,虽然都是红色,但深浅不一、差别很大。(7)、上诉法院立案庭本应发回重审,起码应该责令一审法院重新制作合格的裁判文书给诉讼当事人,而今却对假文书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此转入上诉程序等于承认了这些假文书的法律效力。(8)、有法官说:合议庭组成人员必须在裁判文书的内卷上全部签名,裁判文书的外卷上可以只署名,我对最高法的规定的理解只是一己之见。(9)、法官助理龚翼等人挟裹审判长叶青默认“被告”为适格被告,书记员张玉茹变造了庭审笔录和《简易庭审程序确认书》,审判长叶青当我面承认没有核对两位陪审员的工作证。(10)、三份裁定书中的“本院认为”一章中故意认定事实错误。(11)、变相剥夺原告举证权。(12)、强拆现场破坏的严重程度只有挖掘机能够制造得出来。(13)、本案详情见《事发于南昌:反强拆的维权路何其艰难和惊悚!》、《法院:院庭长有所为有所不为,工作才能步入正轨!》、《无签名、假印章,这种裁判书等同赤裸裸地欺骗原告!》。(14)、壮行:我担心“真被告”干扰法院,特此发文提供法理依据,为法院工作人员壮胆、壮行,同时,劝谏“真被告”遵守审判规则,不要乱来。(15)、我一贯的意愿是:等一审法院庭长院长完成了对合议庭的评议意见和制作的裁判文书的审核并书面回应了我的举报,再考虑是否立即转入上诉程序,但二审法院审判监督庭胡少林庭长至少三次打电话表示他愿意主持调解,我才有所心动。(备注:我曾当面拒签、拒收胡少林庭长送达的受理通知书和合议庭组成人员通知书。)综上,已经被变造的协议书就此作废,双方经重新、充分协商,重新签订本补正协议书。(16)、判例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行再101号行政判决》中写:除非市、县级人民政府能举证证明房屋确系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相关民事主体违法强拆的,则应推定强制拆除系市、县级人民政府委托实施,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为实施强制拆除的行政主体,并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以上判例,二审法院应当推定顺带强拆行为系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体土地房屋征迁工作办公室委托实施,由于贤士湖管理处系区政府的派出机构,故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区政府为实施强制拆除的行政主体,并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17)、乙方替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及其他个人讲情(或称求情),自然应该支付对应的现金补偿八万元。(18)、补偿款以现金的方式当场、当众交接后,各方进入签名程序。因上次已经支付壹万元,故只需支付拾伍万壹仟元人民币。

    6、综上,我的思路和诉请已经清晰地罗列了出来,如果乙方有意愿,我可以开出最优惠的条件:补偿款减半收取,协议书文稿由双方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拟定。不同意,给一句痛快话;同意,也给一句痛快话。我不愿意干耗,不然,我改主意了,咱们一个回合、一个回合地继续按法律的规则博弈下去,胜负如何,拭目以待吧。

    7、提醒一句,地球村的法治大环境决定了:乙方别成天想着弄虚作假、弄权、打压的美事,千万双眼睛盯着呢,群众的眼睛雪亮着呢,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硬朗着呢,使劲地欺骗、欺负弱势人群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

    2019年4月14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