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吉林省龙井市法院院长蔡松男、金正龙逼得农民滕

时间:2019-04-14 12:02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吉林省龙井市法院院长蔡松男、金正龙逼得农民滕奎友家破人亡!

    原龙井市法院院长蔡松男通过特权强行长期非法扣押农民滕奎友的房子,一扣就是五年,没有任何扣押手续和法律依据,最终活活逼死了滕奎友,最后强行签订息访协议书,白菜价340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强行买去滕奎友370平方米的房子,把一个原本有着较幸福生活的家庭害得家破人亡!

    以下是按事情发展顺序叙述案情

    2006年滕奎友在延边中和拍卖有限公司通过竞标程序合法购买了由龙井市法院委托拍卖行进行拍卖的位于龙井市东盛涌镇东盛村的一栋370平方米的房子,并且,已经办理了该房子的产权执照和土地使用证的变更、过户手续。

    滕奎友所购的房子是善意合法取得的,一切手续,一切程序都合法。

    按照国家【拍卖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中第三十条人民法院裁定拍卖成交或者以流拍的财产抵债后,除有依法不能移交的情形外,应当于裁定送达后十五日内,将拍卖的财产移交买受人或者承受人。

    时任法院院长的蔡松男拒不执行已经拍卖成交的房子,明知滕奎友购房合法,找各种借口推脱不给,非法扣押长达五年之久。

    由于法院违反法定程序的行为促使滕奎友不断上访,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五年来,滕奎友没有吃过一顿安稳饭,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天天想着自己的房子什么时候能要回来。滕奎友买房子的钱都是高额利息借来的,一年仅利息就高达六万多元,五年了,利息已经升到三十多万元了,房子还是没要来,与养鸡场签订的书面养鸡合同也实施不了,滕奎友能不着急吗?五年来,出了上访,一天农活也没干,没赚到一分钱,自家的房子也卖了,自己买的房子又要不来,只好租房住,一个月三百元。五年来,所有花销都是在亲属家借的,上一趟省里得花多少钱?上一趟北京又得花多少钱?几年来去了多少次省里和北京?滕奎友自己都不知道了。

    就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与权倾朝野的法院院长之间的争夺房子的争斗展开了

    无论滕奎友上访到哪里,法院院长的势力就会出现在哪里。

    吉林省文汇报驻延边记者站记者吕闯采访了滕奎友,写了揭露被告的文章,没等发表,即被调走;

    中国经济报记者写了【搁浅的拍卖通知书】,在了解龙井市政府时被政府官员打压,使其知难而退;

    上访到延边州政法委副书记郭明俊处,郭明俊书记下发了红头文件,作废了滕奎友的房权执照,理由是:城市人不能到农村买房。(事实却是滕奎友是典型的农民、有身份证为证,买了城市人在农村建的房子);

    到省里告,每次去都会拿回一二份【催办通知书】,延边中级法院接待人员说:这玩意我们有都是,你的房子才扣几年?比你长的多着呢。

    到北京告,就给转回地方,说是属地原原则。这样,地方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蔡松男院长公开咆哮道:你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蔡松男院长为了抢回房子,说是房子与案件有关系,等解决了案件再给房子。结果,再审了超期的民事案件案件,法院法官集体采用丢失证据、涂改证据和销毁证据的手段,试图推翻原来的那个民事案件。在销毁当事人证据时被人家当场抓住,当事人带着被销毁的证据告到省法院监察室和州纪检委;

    法院院长的势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滕奎友就是个农民,其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了。但倔强的滕奎友坚持到了他所能承受的压力的极限。

    在长期的精神压抑和无法摆脱苦闷的无奈的生活中,滕奎友患上了肺癌,一个身高1.78,本来十分健壮的农村汉子在2010年端午节那天死了。

    蔡松男院长根本不管滕奎友的死活,就是不给房子。

    法院院长扣押滕奎友的房子没有任何的法律手续,更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的。

    滕奎友死后,房子依旧扣押。新来的法院院长金正龙与蔡松男院长沆瀣一气,根本不按国家的法律规定的程序办事,明知道蔡松男院长扣押滕奎友的房子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明知道没有扣押手续和法律依据;还坚持执行违法的行为,他明确告诉滕奎友的哥哥滕奎林,房子不廉价卖给法院,就继续扣押,扣押到什时候不一定。

    滕家人已经领教了法院院长是个什么东西了,金正龙院长说得到就做得到。

    事情拖到2010年年末,金正龙院长在对待滕奎友房子上的态度依旧强硬,实在是万般无奈,面对困境,滕奎林在2010年12月17日被强迫到法院在一份【息访协议书】上签了字,法院把滕奎友在2006年经过两次降价后的购房款如数退给滕奎林,相当于以340元一平米的价格卖给了被告(当时房子的市场价每平方米都在两千三四百那样)。370平方米的房子,仅卖了十二万元。地方政府补贴了贰拾伍万元。法院扣押滕奎友房子期间产生的巨大的经济损失由滕奎友家承担,法院收回了滕奎友的370平方米的房权执照和土地使用证。

    滕奎林用卖房钱及政府补贴的二十五万元,再从亲属借了一部分钱,还清了滕奎友生前的借款及借款产生的三十多万元的利息,减轻了滕奎友亲属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

    令人气愤的是,时隔不到一个月,就有人在延边广播电台以捌拾捌万元的价格,公开出售被法院院长强行抢去的滕奎友的房子。

    我们认为法院与滕奎林签订的【息访协议书】不合法,他是在法院利用长期的逼迫、扣押房子的胁迫下达成的交易,是不折不扣的强迫交易,是极其不合理的,它是显失公平的。胁迫签订的【息访协议书】不能作为法院执法的依据和条件,它是违法的,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

    息访协议应该是建立在公平、公正、合法、合理、自愿的基础上签订的,才是合法有效的。

    而法院院长与滕奎林签订的【息访协议书】却是在法院院长采用非法强制手段,扣押了原告的合法房子达五年之久之后,给原告造成了背负三十多万元借款利息;采用长期扣押滕奎友370平方米的房子不给的伎俩,迫使滕奎友无法履行与养鸡场签署的养鸡合同;迫使滕奎友从务实农民变成上访专业户;迫使滕奎友四处上访,筋疲力尽,负债累累,最后家破人亡,无法生活下去;滕奎友本人死后,法院加大施加对滕奎友亲属的压力,强行逼迫与滕奎林签订了极其不合理、不合法的强迫交易的【息访协议书】。

    这样强迫交易下产生的【息访协议书】能合法吗?能具有法律效力吗?

    2013年3月14日龙井市法院俞院长通知东盛镇镇长、派出所所长和滕奎友的亲属【滕奎林、苗福君】到法院告知【息访协议书】作废,滕奎林可以走司法程序。

    2018年法院新任的院长朴仁杰的下属又告知滕奎友的代理人苗福君,法院是按【息访协议书】处理滕奎友房子事情的,上访是原告的权力,法院不予干涉。

    我们认为:既然法院所有的行政行为都是严重的违反了法定程序,滥用职权采取的非法扣押手段和采取强迫手段强行签订【息访协议书】都是违法的,就不应该维持,而应该纠正错误。

    本着谁违法,谁承担的原则,稳妥地解决久拖不决的问题。

    代理人:苗福君

    2019年4月13日

    附:放权执照和土地使用证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