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对河南伊川访民范素存诉求的最终解决办法

时间:2019-04-13 07:07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对河南伊川访民范素存诉求的最终解决办法

先看原贴;
==============
这是上次到伊川,给范素存发的帖;
而过后的前晌,也就是六月十号,范素存又再次找我,要求发帖,说是上次发帖没说清楚政府到底还欠她多少钱,这次带来了充足的材料,一定要说清楚。当时,出示了两份材料,一份是如下的证明材料,一份是举报材料,必须申明的是,这两份材料中的欠.借条,都是复印件,当时,她很轻松滴告诉我;家里还有的是。我当时没当回事,只是耳旁一带而过。当即仔细滴看完了她所谓的证明和控告。随后,依然秉恃着为她好的心思,告诉她;你来就是为了和政府要钱嘛,但是,你却一直没弄明白,自己心里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她踌躇不已滴僵持当场,见此,我叹口气;既然不好说,那我告诉你,你既然要钱,那就好好说话,干嘛一边要钱,一边还大骂不休滴这个贪污那个腐败呢?贪污腐败你亲眼见着了?当然,并不是说,你控告不对,而是,你的控告,都是围着要钱这个事情转的嘛,并且,这里面的钱,和前面的钱,有兑冲。随后,我给她一笔一笔算清了这些钱,最后,从她刚开始要的一万四千多元,确落到九千多元了,问她是不是这个数,她点头说是。然后,给她说;要钱就认认真真滴讲道理,不要夹带些杂七杂八的其他东西,另外,也不要动不动牵涉太多的人。说完,我征询滴看着她,她很聪明,点头说中。这样,我就把她四五页合订的控告材料递给她,又把证明材料整理了一下,随后,写评语、拍照,发到网上了,临走,问她要发稿费,她却很诧异滴说不知道还要钱,我陡然忿怒;我是你什么人?我为你撅着屁股忙活了半天,你却说不知道还要给钱?你是访民,不是乞丐,就是乞丐,也应当到和政府掰扯去,干嘛难为帮你的人?你的事儿连二百块钱都不值?你太有意思了。我愤愤难抑;为了帮你多要几个钱,我可以装作不知道你真实情况,但政府从头到尾给你了多少钱,你心里不会不知道吧?政府给你将伤残七级定为六级,也许有为难之处,或者,就算伤害了你的感情,但政府这么多年,又是给你钱,有是给你打井,你咋从不说呢?一开口就是政府欠你多少钱,打口井几十万不算钱呐?我现在给你说这些,还是哎教你,以后要这么说,感谢政府帮我这么多的忙,但现在离当时协议的数目,还差多少多少,而这些窟窿不是我们这些小户人家能承担的起的,求政府能不能把这些不多的钱给我解决一下?我在这先感谢政府了。范素存当时有点窘;我也木说啥哇,那你把卡号给我,我回去给你打钱中不?“不中,现在打条子,我不催你,什么时间有了这二百块钱,什么时候送过来就行”,“那...中吧”,随后,给我打了条子,转身就走,我赶忙喊住她,将夹在拍照夹板里的证明材料递给了她。第二天一大早,她就风风火火滴来了,先递给我二百块钱,然后,又疑惑滴看着我;昨天你给我的材料里,咋没有了控告材料的中间两张了?我当时有点懵;我昨天给你了呀。“我回去木见着,中间少了两页,还是红头文件哩”,“唔,让我找找”,一顿上天入地的地毯搜索,就是没有,见此,范素存嘴角露出了揶揄的微笑;你再找找,我先到信访局区转一圈,今天星期五哩,县领导要接见哇,噢,银环(高银环)说你发的网木啥用,还说你发的网是借别人的网,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这事,我先走了。
真相;
一、给范素存还材料时,证明材料是我追着还给她的,她再不要脸,也不敢说没给她吧?都发网成功了嘛,她觉得满意了,才作罢走人的。而控告材料,还是复印件,因系根本就不准备采用,所以,压根就没拆订书针,现在我可以清清楚楚滴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在我把材料扔给她后,埋头干编簒文件,余光瞥见,当时,她是以一个讪讪的不起眼动作,将这个“红头文件”夹,塞进了包里。
二、既然没有拆订书针,为什么又有中间丢失了两张最重要的“红头文件”一说呢?可见,这个“丢失”,只是她自己嘴里的丢失。
三、范素存为什么要将这个莫须有的丢失,如此郑重其事呢?我估计;
一者-可能觉得帮她“要钱”的力度不够,想以此要挟我给她再无偿发帖,要政府给她更多的款。
二者-我可能点出了她已经拿过政府很多钱及打井的事实,而出此手段,以期迫我就范。
四、对范素存与高银环在社桃、小翠之死中,扮演角色的质疑;
范素存为什么一直和高银环在一起?
她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当年社桃和小翠在国家信访局门前被拘的前一天,当时高银环明明和大家在一起,在北京国家信访局排队等候,为什么突然接了个电话,第二天凌晨突然就谁也不知道去哪儿滴杳无踪影了?范素存和一直于国家信访局刷身份证的高银环,在这个死亡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因为,政府对在永定门国家信访局刷身份证的访民们,是不会当场抓人的,为什么当时高银环就走了?为什么就单单抓住了死死坚持的小翠和社桃?当时高银回避离开前,谁给她的电话?据知情人透露,期间只有范素存和她电话联系紧密,那么,范素存给她透露过什么信息?范素存为什么要给她透露信息呢?据走访期间有人透露,社桃和小翠出事之前,范素存堪堪要当选为村长,那么,当选村长和乡镇、县委紧密联系,是不是也就很正常了?否则,乡镇、县党政怎么知道王、李在北京精细入微的时间安排的?
五、对高银环及范素存的如此深究,会“触怒”某些访民,但是,不究清这些访民中的黑昧者,真正的冤屈者,就不会得以昭雪。
【访民,一定是不公造成的,但公平公正,和访民并不是一回事】
湘煞池宽  陈世栋  2018年6月15日
=================
2019年4月的最后看法;
伊川县党政,在处理范素存丈夫井难受伤的伤残鉴定问题上,确实有囿于受伤人数较多,而一时难以逐一满足所有伤者病患医疗和补贴等问题。但即便如此,也不是专门针对范素存一家,对此,范素存是不敢丝毫昧心的胡说八道予以否认的。因为,这么多年的赔付、伤残补助、乃至给其在自家院子里打井,并默许她抽水浇灌他人麦田抽取费用,为她刚强不息滴屡屡大闹县党政而采取息事宁人态度,准备提拔当村长等等,确实是事实,但她都置若罔闻滴只字不提,就是死死咬定还欠她一万两千多元,这在伊川县访民当中,鼎鼎大名至极,连她那身残却脑不残的丈夫都看不下去了,劝她差不多就行了,并主动提出到街上帮她卖西瓜赚钱补贴家用,即便亲人如此苦口婆心,她依然铁了心滴要那一万两千元钱,很黑白分明的一个人,但是,伊川党政,却要培养她这样的人当村长,她屡屡大闹就巴巴滴给钱,到底是她的问题,还是一些其他的什么问题?诸位自己去想。在此,我认为,囿于政府这么多年坚持不辍滴一直帮扶范素存一家,至此;
所有开支全部由政府监管,像贾红盘及亓建锁一样,将其丈夫“全托”至敬老院或别的什么地方,清净疗养滴颐养天年,而剩下诸事儿,和范素存无关。
陈世栋 湘煞池宽 2019年4月13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