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内蒙古牙克石官商勾结只被害人含冤去世

时间:2019-04-12 19:32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内蒙古牙克石官商勾结

    农民工讨薪十年如今含冤离世,留下500多万元的债务!欠薪的内蒙古牙克石鹏达房地产(下称鹏达公司)公司老总王鹏,伙同牙克石振兴建筑公司经理,李金龙(下称振兴公司),与2009年时任牙克石市住建局局长冯金龙等人官商勾结,充当保护伞的利益团伙,不作为,利用公权力暗箱操作,设计坑害其当事人蔡金华,现如今家破人亡倾家荡产。                                                  我叫潘淑华,是黑龙江省望奎县人,是蔡建华的妻子,2009年开始此后的十年里几百万的工程款分文没有讨回来,而且40万元的进场保证金和当年购买的二台新塔吊价值38万元,全部被无良奸商王鹏扣押至今更让我加雪上加霜的是王鹏和牙克石法院民二庭庭长庞昕、律师宋乃荃相互勾结,在没有收到传票的情况下,一纸荒唐缺席的违法判决书,竟把我们几百万工程款判的分文皆无,而且还倒欠(鹏达公司)25万元,这纸判决书竟成了间接的杀人工具,把我老公判上黄泉路,撇下我一个63岁的孤寡老人,现如今房子和退休后的养老金被债主扣押,连蔡建华的丧葬费都被债主扣掉了。面对牙克石的这些贪官污吏与无良奸商,我真的无能为力,每天生活在艰难的死亡边缘,我绝望了。                              一、违法条款、霸王条款  2009年8月,蔡建华来到内蒙古牙克石市承建民生改造工程,没想到噩运开始了,让我老公最终把命搭了进去。众所周知,民生工程的资金来源是由国家财政、地方政府、贫困户三方构成,当时民生小区共有六个区域,仅B区就有28栋,建筑面积近10万平米,由我们家承建方施工建筑的,其中1好、2号、7号、9号四栋,共计18589平方米是由蔡建华带领农民工承包的。当时牙克石政府将民生小区B区工程以1400元/平方米,发包给鹏达公司,我们是从鹏达公司经理王鹏手里以950元/平方米转来的,这原本是一个很正常的转包工程,可接下来却一步一步踏进了官商勾结设计的陷阱。一、违法违规的霸王条款合同,2009年9月,当时在没有招投标、图纸不全,没有完成三通一平,不具备开工的条件下,王鹏要求我们几家缴纳了40万元保证金,没想到该保证金却成了王鹏要挟我们的条件,以各项不退保证金为由,于2009年9月10日分别与鹏达公司、振兴公司(硬性挂靠),草签二份950元/平方米的合同(包括商服楼和车库),统统都是950元/平方米,而且化粪池、检查井也硬性包括在950元平方米的造价之内。合同内有多项霸王条款,例如:1、乙方享有的所有优惠政策由甲方享有(50%的退税款)由甲方享有。2、税金及劳动调节基金由甲方代扣代缴。3、退回到乙方的调节基金,按甲方拨工程款处理。4、主要材料由甲方提供。5、用乙方的保证金作为建设单位招标保证金。等等一些违法违规的条件约束施工方,六名施工负责人向王鹏提出950低于工程造假,干不下来,当时王鹏承诺,合同制作为招标条件,招标时再调整价格,利用私下串标坑害当事人。二、硬性挂靠:牙克石市住建局违规成立皮包公司,2009年,冯富龙任住建局长期间(振兴公司)是违法违规成立的皮包公司,也是住建局的小金库,实属三无企业,是由原住建局退休的几位领导组成的(吴多贵:原住建局办公室主任,于亚民:住建局副局长,张继成:住建局副局长,刘秀莲:住建局出纳,李金龙:质检站职工)。由于住建局是工程管理的行政主管部门,把牙克石的工程直接卡到振兴公司名下,抽取高额的管理费谋取暴利,到施工期临时雇佣管理人员,过了施工期将其人员辞退,对施工方不负任何责任,当时我们有资质不让用,必须挂靠振兴公司,否则不让干工程。        三、违法违规,暗箱操作招投标程序。2009年只有基础图纸,是我们垫资干的基础工程,等图纸出来后,屋面是别墅造型,我们六家施工方联合以书面形式,提出要求尽快招标,确定调整价格,王鹏和李金龙双方回避,在拖到八个月后即2010年5月18日,当时楼房主体已经封顶,这期间我们已经垫付250多万元。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王鹏伙同李金龙及住建局三方同流合污,暗箱操作,私下里没有实际测算标的,将一个近10万平方米的主体工程分三段进行肢解招标(由于振兴公司资质不够),以低于工程造价的价格,还是950元/平方米,由振兴公司中标并私下里签订了中标合同,而签订合同的委托人,是振兴公司用3000元/月雇佣的临时工,他们分别是王文明、崔广俊、郭洪树等三人。由于招投标合同违法违规,所以在呼伦贝尔市住建委没有备案。一直没有通知我们,作为投资人却没有知情权。四、施工过程中,涉黑涉恶的行为屡屡发生,整天手持警棍,带领大手出入工地,殴打谩骂施工负责人,利用高压手段,垄断各大项=建筑材料。强行施工方使用其姐夫(赵鹏)高于市场价格的缺斤短两的材料。如:红砖、钢筋、水泥、塑钢窗、屋面、彩钢瓦、单元门、车库门都由甲方供应,材料款顶拨工程款,由王鹏直接付款,否则自行购买,不给拨工程款,停工待料现象经常发生,还不允许甲方项目经理签字。我们是大包,可是各大分项工程如(地热、塑钢窗、防盗门、卷帘门、屋面造型、外墙防水、涂料)等,都由王鹏强行指派和他有关系的人高价承包,从中牟取暴利和吃回扣,工程款由王鹏直接拨付反而扣我们施工方的回访费,否则不能通过验收。基础超深和政府要求变更的,大理石楼梯踏步和商品混凝土,不给追加工程款,图纸意外的设计变更,不让监理签字,因为振兴公司和监理公司都受雇于鹏达公司,每次开会时,王鹏的办公桌上都摆放警棍、木棒和刀具,并巧立名目多次进行罚款,开会迟到罚款2000元,当场出据立即进账,威胁、侮辱、谩骂施工负责人,扬言不听我的(王鹏),不按我(王鹏)说的做就赶出工地,周转材料和设备都不许拉走,谁动一根草,我(王鹏)就让他走着进来躺着出去,让你们有命挣钱没命花。2010年10月正是交工的关键时候,王鹏要挟蔡建华把买塔吊的发票交给他做抵押,否则一分钱工程款不给拨并赶出工地,蔡建华为了把工程干完交工,只有委曲求全,将发票交给王鹏,塔吊至今还在王鹏手里扣押。2010年12月份,暖气注水,由于牙克石市负责供暖的沈阳药业集团的供暖能力不足,牙克石政府要求把新建区域楼房的水放掉,民生工程的六个区域推迟到2011年5月份统一交工,而王鹏却说我们没有按时交工。2011年3月,王鹏将六家承包人赶出工地,为的是不给结算工程款,还扬言剩下的或不用你们干,我(王鹏)自己干,你们用1000元能干的我(王鹏)用10000元干,也别找我(王鹏)算账,用你们(施工方)的钱摆平一切富富有余。当时工地没有什么活了,我一直没有离开工地,六月份政府通知交钥匙,王鹏难为我们,让我们和住户一对一的交钥匙,其他项目部的钥匙被王鹏接管了,我没有交给他,因为我的二台塔吊还在工地立着,王鹏不让卸,其它项目部的设备都是租的,通过各种关系,有的通过法院,交了钱才让卸走,为看我的塔吊一个54岁的老太太住在空楼里,一住就是三个多月,有的住户都已经装修结束入住,王鹏还不让我卸塔吊,当时我老公被债主围追堵截,有家不能回,工地不敢待,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王鹏起早贪晚派车卸我的塔吊,当时找过牙克石政府、住建局,还在牙克石政府门前下过跪,也曾二次拨打110报警,都无济于事。在这种情况下,坚持到9月份,艰难地把几百户的钥匙交完了,我一个孤独无助的老太太又怎能斗过有官方背景保护的黑恶势力的王鹏?最终王鹏还是将我的塔吊扣押,至今造成塔吊出租损失100多万元。一个具有黑社会背景的无良奸商王鹏,在牙克石可谓有呼风唤雨的本领,王鹏为逃避债务,2016年8月24日在工商部门将原营业执照注销,2016年9月13日改头换面,重新注册营业执照,即:满洲里佳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王鹏,可见此人心术不正无恶不作。五、住建局明拖暗坑,回复黑心文件  2011年9月交工后,被逼无奈,蔡建华和其他几位当事人踏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逐级找到上级主管部门,12月27日终于看到一线希望,由国家建设部、内蒙古建设厅和呼伦贝尔住建委、自治区信访局等有关部门逐级下发依法依规迅速查实处理此事的文件,并要求将处理结果于2012年1月10日交自治区建设厅。时任牙克石市住建局局长张满泽不作为,无视上级政府督办指示,充当保护伞,包庇王鹏,明脱暗坑,真实目的就是掩盖其官商勾结进行利益输送的罪恶真相。在这期间我们上访材料却能及时转到王鹏的手里,而王鹏则拿着材料叫嚣:有能力你们告,这是我的地盘,拖死你们的话。张局长不但没有解决问题,也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回复处理结果,且一拖就是二年,于2013年12月5日和12月30日分别回复儿份黑心文件。这二年多的时间在故意拖延、刻意保护其利益团伙和和住建局的灰色收入,使王鹏披着看似合法的外衣,掩盖其官商勾结的非法行为,为其住建局和有关部门逃脱责任。文件中渎职不调查,歪曲事实真相,为开发商掩盖其违法行为:1说当时不具备招投标条件,六个区域,其它五个都能按时招标,唯有B 区不具备招标条件。2六个区域都是每平方米950元,A区和B区只有一道之隔,间距不到12米,承包人杜恩甫招标合同是:住宅950元,车库980元,商服1200元,化粪池、检查井、屋面造型都不在950元造价之内,而50%退税款由承包人享有,大理石楼梯踏步、商品混凝土、基础超深另行追加工程款。唯有王鹏是当地户特殊,是否同流合污,可深入调查。3三通一平,待摊费用,甲方完成,双方确认,我们和谁确认的。4隐蔽工程、设计变更及政府规定使用的材料工程决算时间增调,十年没给我们结算。5政府下发高寒停工通知,而我们的交工时间不能改变,有这样的道理吗?6说我们组织农民工上访,2010年12月份,临近春节,牙克石零下40多度的严寒,王鹏不给钱,我们连吃饭钱都没有,仍坚持在工地,农民工拿不到工钱,自发找政府和有关部门讨要工钱,如果不是讨要,这80万元农民工的工资都不会给的。7扣我塔吊一事,说我们没有按时完工,移交下个施工队使用,2011年5月份交工,9月份不让我卸塔吊,这是哪个政府部门,哪个领导干部能签发的红头文件?此文件分明就是开发商王鹏自己写的,建设局盖章。这就是牙克石市不作为+乱作为+颠倒是非的腐败行为。六、违法判决2011年8月,我们还在向房户交钥匙,没有撤离工地,王鹏和李金龙为解脱住建局和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行为,恶人先告状,一纸诉状将我们五家承包人告上法庭。2012年1月,王鹏以结算工程款的名义将几位当事人骗到鹏达公司办公室,并在走廊安排多人看守,将其软禁,然后通知法院工作人员拿传票来威胁逼迫几名当事人签字,不签字就不放人。2012年1月5日五名当事人按传票开庭时间到达法庭,法院却说不开庭了,原因是王鹏没交结算案件受理费,将五名当事人骗走,目的是怕当事人在法庭上说出真相,法院与庞昕、王鹏、李金龙暗箱操作,在一周后1月12日第二次开庭做缺席判决,而且王鹏仍然没有交案件受理费的情况下开的庭,判决解除我们五家的施工合同,更为滑稽的是五家承包人则不同金额鹏达公司的欠款,蔡建华欠25万元,王鹏这个无良奸商可能多给我们拨款吗?单方解除合同违反了合同法,更何况当年牙克石法院没有资格审理9000多万元的经济大案,让人感到气愤的是作为一名法官,不调查,不取证,歪曲事实,就连当事人的年龄、住址都没搞清楚,蔡建华的年龄居然也能错的离谱,判决书上写的是40岁,而蔡建华是1955年出生,享年65岁其它当事人的年龄一律都写成40岁,可见这位庞庭长是否认真分析案情,其行为等同于玩忽职守草菅人命,做出荒唐的缺席判决后,牙克石法院一直没有把判决书发给我们当事人,半年后我们才得知法院的判决结果,这时已经过了上诉期,蔡建华对这份不公平、不公正的判决和那些贪官污吏们的所作所为感到绝望,在天大的压力下,于2017年3月9日含冤去世。2017年11月2日我一个孤寡老人来到牙克石法院拿到一份判决书的复印件,我们连上诉的机会都没有了。2017年11月26日第一次去牙克石法院找庞庭长要一份庭审笔录,二天后即11月28日4点5分,竟有人拨打我的电话直呼我的名字,问我还在牙克石吗?我说没在,问对方是谁,说是五所的,也没说什么事儿。这是什么行为?是谁利用黑恶势力威胁恐吓伺机报复?在牙克石我没有亲戚和朋友,我的个人信息只留给法院和庞庭长,真是让我毛骨悚然。在牙克石怎么能相信政府?相信法律?让我们农民工去那里伸冤告状,讨要工钱?以上就是我们十年来在施工中和讨薪路上悲惨经历和遭遇。含泪泣血请求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为农民工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依法依规按工程实际造价结算工程款。一、退还保证金,二、退还50%返税款,三、包赔二台塔吊并赔偿八年塔吊损失费,四、追加基础超深材料及人工费,五、追加图纸以外的设计变更等工程款,六、追加政府要求变更的大理石楼梯踏步材料及人工费,七、追加政府要求使用的混凝土费用。在此跪谢!                                                          潘淑华

    手  机:15214520227

    2019年4月12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