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周明英举报宜昌市市长不作为丈夫陈发云遭毒手

时间:2019-04-11 21:30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我叫周明英,家住湖北省宜昌市点军区桥边镇朱家坪四组,我以2019年3月8日向国家多个主管部门,举报宜昌市市长张家圣不作为,3月10日下午四点多钟,我的丈夫陈发云再次遭到了黑恶势力的毒打,身上多处被打伤,左肩被打伤,头被打成脑震荡,肋骨被打成骨折,手机被打坏,陈发云被打以后我们拨打了110报警,民警找到了这伙黑恶势力的老板宜昌市(点军区和桥边镇),两位老板给了陈发云2000元作为生活补贴,两家老板承诺,陈发云治伤的钱有他们两家承担并保证给陈发云把伤治好,他们还承诺在3月31号以前一定把陈发云的上访事情解决好。直到现在,陈发云还在家里养伤经常出现头痛,不吃药人就受不了。我们的事无人管,请领导们查一查,打伤陈发云的这伙黑恶势力是宜昌市市长张家圣请人打的,还是点军区区长请人打的,只有北京的领导才能为我们讨回公道。

    宜昌市的黑恶势力他不是民间组织,人民警察也不是他的保护伞,它是宜昌市一些领导专门成立的,一个保护腐败官员的组织,这些黑恶人员来至以,宜昌市的保安公司和劳务公司,这些人员大多是领导的亲戚和关系户,还有一部分劳改刑满释放人员他们在宜昌市的任务是,给有钱的单位和个人当保安,负责强行增地,和强行拆迁,非法关押,看押上访人,我们被他们非法关押一年多,他们对我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我们的家已经成了监狱我们多次拨打110向警察求助,市公安局局长都不敢管,这些黑恶人员,他们是受宜昌市一些领导的,直接领导和指挥,他们手中的权利,比市公安局局长的权力还要大,而他们每月的工资比市公安局局还要高,他们每天的工资是500元,(一年的工资是18万元)被逼无奈,我们多次拨打宜昌市市长热线向市长张家圣求救,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宜昌市市长热线是假的,它是一个欺下蛮上的形象工程,根本就不是给老百姓办实事的,我们上了市长的当。

    由于我们家里穷,父亲年纪大,哥哥身患癌症,为了给哥哥治病,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我们只得外出打工为生。一九九九年村支部书记朱长明用欺的手段,将我们家的土地承包合手骗到手,然后私自将我们的承包地转送和卖给了,本组村民,陈发权,陈发海,刘平等人,我家一间一百多的房子也被朱长明给扒挎了随后村妇女主任,王正香找到我打工的地方,找陈发云要他把我们家里仅剩的一个屋场和山林以5000元的价格卖给他,王正香对陈发云说你把屋场卖给我,现在国家的政策好,我和朱长明书记给你全家人办低保,陈发云没有答应。种田的农民失去了土地,就失去生活来源,2018年9月9日黑村霸朱长明因出现多种问题已被公安机关抓进了监狱而他给我们家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一百多万元,这个责任该谁来承担。

    由于事情得不到解决,害得陈发云上访多年无人管。国家信访局、组织部、中纪委、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公安部,多次将我们的举报材料,转回湖北省,湖北省又转回宜昌市。宜昌市的领导自己违法违规他们会处理自己吗?为了解决上访人的真实事情,国家每年给宜昌下拨了很多钱用来解决上访人的问题,可是宜昌市的领导们把这些钱全部用在了拦访截访,和用黑监狱关押上访人用黑恶势力看押上访人的头上,上访人成了领导们的亲戚,和关系户的摇钱树,宜昌市没有一位百姓愿意上访,真正希望老百姓到北京上访的人是我们宜昌市的领导,到北京上访的人越多,领导们的亲戚和关系户挣得钱就越多。

    就因我们向国家主管部门,举报黑村霸朱长明严重影响宜昌市一些领导们的正常贪腐秩序,我们也遭到了桥边镇副书记裴德道和信访办主任黄海权的报复,他们动用黑恶势力从2017年9月21日开始,对我们进行关押和看押,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不让我们出门,出门就挨打,我周明英两次招裴德道的毒打,丈夫陈发云多次到黑恶势力的毒打,看押我们的人还威胁我们,你们再敢到北京上访我们就把你们的腿打断,打死你们两个,我们就是宜昌市的黑社会我们都是宜昌领导们的亲戚和关系户,看押你们我们的工资是500块一天,裴德道和黄海权就是我们的领导,我们是他们请来的,我们总共5个人,从2017年到9月21日到现在为了看押我们,宜昌市动用国家资金一百多万元,领导们的亲戚和关系户都发财了。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9日我们夫妻二人遭到,点军区纪委、和政法,两位领导的恐吓和威胁、纪委领导说我们被打的事超过了三个月她查不出来,她说我们,举报的事都是假的,政法委的领导说我的行为是诽谤,应该判三到十年徒刑,他说还根本就没有人看押我们,陈发云拿出了很多看押我们的照片。两位领导哑口无言走了,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事,点军区纪委、和政法委一些领导,都成了腐败官员的保护伞。

    我们夫妻二多次遭到毒打,被黑恶势力关押一年多,我们要桥边镇的领导给我们一个信息公开,二〇一八年,十二月17日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回复,信息公开不存在,现在我请领导和朋友看看这些铁证如山的证据,帖子的后面有黑恶势力看押我的照片,有桥边镇和劳务公司签订看押上访人的合同,还有陈发云被黑恶势力打伤后,在宜昌市中心看伤的诊断结果,还有葛洲坝集团中心医院看伤的病历,话说到现在这个份上,我只能说一句话,现在上台的领导,比裴德道黄海权更黑更坏,领导雇佣黑恶势报复举报人,打伤举报人这个罪责该谁来承担,打伤陈发云的黑恶势力至今逍遥法外。从2019年3月15日开始由村、镇领导和黑恶势力联手对我们二十四小时看押,人数是6人。

    由于我们的事情得不到解决,2019年元月我从家里逃出来,到北京主管部门举报这些腐败官员,29日我被当地领导带回家,我被拘留十天,拘留我的理由是:

    一:不应该举报宜昌市市长张家圣不作为。

    二、不应该举报宜昌市用黑监狱关押举报贪官的老百姓。

    三、不应该举报宜昌市用黑恶势力看押上访。

    四、不应该把点军区、桥边镇搞假菊花基地的事发到网上。

    五、不应该把点军区和桥边镇的领导请宜昌市电视台和电视台的记者搞假宣传的事发到网上,影响了领导们的形象。(我周明英在北京上访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如果我在北京违法和犯罪将由北京的警察处理,领导们的这种做法叫报复,这就叫权力大于天,法律靠边站)。

    以上这个帖子是我周明英本人发的,与别人无关,如果我说的是假话,责任由我承担。

    举报人:周明英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点军区桥边镇朱家坪村四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