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南阳百万补偿款被冒领黑恶分子被抓幕后官员无事

时间:2019-04-11 16:41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被卢某非法强拆的林地房屋和围墙现场
    尊敬的上级领导和新闻媒体:              
    我叫谢泽东,曾是一名退役士官,现自谋职业,身份证号:412925197909120554,家住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十里庄村,现怀着极其愤慨和无奈的心情向领导和媒体反映:南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南阳新区)服务中心管理处主任张剑锋和原新店乡雷庄村代理支书王全超勾结黑恶分子将本人拥有完全产权价值几百万的25亩林(已经生长20年的雪松)地地上附属物赔偿款非法冒领侵占的违法犯罪行为。具体事实经过如下:
    2012年4月,南阳市新店乡雷庄村村民赵天增将其承包该村的百余亩林地(现恒大帝景东侧,承包期从98年至2028年,共计30年)其中25亩包含土地上种植的1万多颗雪松,400多米的围墙及三间平房等,一共作价100万元转让给我,我们双方签订了林地转让合同,并于2012年8月初到宛城区林业局办理了林地权属过户手续并以豫宛林:林证字(2012)第0003号林权证为本人确权。
    
    本人2012年8月办理的合法林权证,有效期到2028年5月31日
    2018年4月20日上午,我到林地查看,突然发现25亩林地周边的围墙和房子被以卢光建(住光武中路122号,长期放高利贷,在南阳市有多起暴力逼债、故意伤害刑事案件和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为首的一群人正在拆迁,我当场报警,南阳市公安局新店乡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进行调查了解,看到我提供的合法林权证后,制止了卢某等人继续进行拆迁。卢某向民警提供了一份抵账协议和宛城区法院红泥湾法庭的保全书,但是我和卢某既不认识,也没有任何账务来往。随后几天,卢某不顾派出所民警的多次警告制止又继续进行拆迁,并将拆迁的砖头和钢筋卖掉(事后经法院委托有关部门评估被毁坏财产价值31.3328万元)。
    
    卢某威逼赵天增在2017年10月签订的抵偿协议书
    卢某谎称,这块林地是赵天增因2015年向其借款80万元还不上抵账给他的。事实上,赵天增从未向卢借过款,2015年和赵一起做工程的合伙人邵某以个人名义向卢借了80万元高利贷月息5分,因工程受骗,合伙人就没有把借款还清,加上高息,已滚至160万元,后来合伙人邵某又不幸去世,为了收回高利贷,卢一直对赵进行逼债,卢光建找到了年近70且患过三次脑梗的赵天增,以打耳光等威胁手段逼迫赵承担这笔债务。去年卢某得知南阳中级法院在此征收百余亩土地准备建审判办公大楼,其中就有赵以前已经转给我的25亩林地。2017年卢某带领几名手下将赵天增带到白河边打以打耳光投河进行威胁,要那块林地。赵明确告诉卢,那块林地几年前就转给别人证都办了,卢对赵称:“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 因赵年龄大有病,卢自己起草了一份抵账协议和委托书,在卢和其女同伙刘景威胁下,赵和妻子无奈在卢提前打印好的材料签字,内容意思是:“因赵欠卢某160万元,赵和妻子全权委托卢某处理这25亩地上林木的赔偿事宜,并且约定赔偿款归卢光建所有”。卢某还要走了赵和妻子的结婚证和身份证做了一个虚假公证书。
    
    宛城林业局调查核实后,出具的调查结果:证明我的林权证合法有效
    卢某拿着这份强行得来的委托书和虚假公证书向宛城区法院红泥湾法庭进行虚假诉讼并强制赵与其达成调解协议。令人奇怪的是该案从审理到结案只通知赵天增去了一次,是让他在已打印好的调解书上签字,这天是2017年11月9日。而在此前的11月3日,红泥湾法庭在没有到林业部门调查该快林地产权的情况下就作出了保全查封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内容是冻结已经是我合法财产的25亩林地及附属物赔偿款160万元 。同时该案件在没有法院执行局立案的情况下,卢光建和女同伙刘景(南阳电业局三产职工)拿这个协助执行裁定通知书勾结服务区管理处主任张建峰和雷庄村临时支书王全超,借口有法院裁定和协助执行裁定通知书为由,就将应属本人所有的补偿款领走并非法侵占。
    
    南阳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25亩林地与卢光建没有任何关系
    该裁定和协助执行裁定通知书的内容是查封25亩林地附属物和补偿款,并不是执行给卢光建,在我来问此事时,张建峰和王全超却大声呵斥我,说我的林权证是假的,这些补偿款是宛城区法院执行局直接执行走的,我们随后到宛城区法院了解,宛城区法院执行局根本没有此案件,也没有人来示范区执行此款,连红泥湾法庭也没有派人参加,而是卢某和其同伙刘景直接领走了。
    我与卢光建从不相识,也无任何经济往来,更不存在纠纷。卢与赵天增是否有经济纠纷,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的林权证在2012年已经办理确权,而2017年赵天增才在卢某的胁迫下与其签订协议及委托书,这完全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其他受害人和家属举报卢光建黑恶团伙暴力收债致人轻伤
    在我拿出林权证后,卢某勾结各方人员到处投诉起诉,意图撤销我合法证件,掩盖其团伙犯罪证据。2018年8月16日,南阳市宛城区法院行政庭作出判决:认定本人与卢光建之间不存在债务与利益关系,卢光建和赵天增之间的债务也与谢泽东没有任何关系。2018年10月20日,南阳市中级法院行政庭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卢光建强迫他人伪造虚假材料,勾结串通法庭、办事处、村干部等基层干部,颠倒黑白,动用公权力霸占他人数百万赔偿款,明知是他人合法财产还故意毁坏变卖,已经涉嫌非法故意毁坏他人财产罪和诈骗罪,非法拘禁威逼他人、暴力逼债等刑事犯罪,而且累犯有案底,是典型的黑恶势力团伙,南阳新区服务中心管理处负责人张剑锋和雷庄村临时支书王全超明知卢光建自编自导的案件执行程序没有走完,没有在法院执行局立案,而且该林地有合法确权人存在的情况下,还是违法将上百万赔偿款让其领走,并且在我本人手持有效证件的情况下,还一副丑恶嘴脸、满嘴谎言,今天说法院把钱领走了,明天说执行局把钱执行了,各种谎言误导我,本人有录音为证,对我本人和公安机关的办案造成重大影响,涉嫌失职渎职,严重违纪!张剑锋和王全超导演并违法配合黑社会卢光建结侵吞国家赔偿款目的十分明确!
    2018年我将该案反映至中央巡视组和河南省纪委,随后南阳市纪委和市政法委将该案件批转下去,南阳市公安局新区分局组成立专案组对案件进行了夜以继日的调查,2018年10月6日,南阳市公安局新区分局将卢光建抓捕归案,另一女涉案人刘景被上网追逃于2019年1月20日被抓获,公安部门顺藤摸瓜,将案件重新梳理,并报上级检察机关提请批捕,南阳宛城区检察院依据事实、经过慎重研究,于2018年12月20号将卢光建批捕,等待移交法院审理。
    案件发生后,南阳市公安局新区分局、宛城区林业局、国土资源局、宛城区检察院的领导和工作人员都为此案件提供了工作上的帮助,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从百万巨款被人从政府账上冒领,到卢光建涉嫌犯罪被羁押,百万巨款被司法机关追回,作为国有财产监管机关的南阳市新区示范区管理处至今像没事人一样,既没承认巨额财产受骗,也没承担什么失职、渎职之责,在公安机关了解卢某涉嫌诈骗百万元赔偿款时,极不配合,也不报警,理由是钱已经被追回了,这两个人的失职渎职等违法行为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理。
    从开始林地赔偿被违法发放,当发现我有林权证时,张剑锋和王全超先是向有关部门和司法机关反映说我的林权证是假的,而后林业局确认后,又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说我的林权证办理有问题,严重干扰有关部门办案。截止目前犯罪嫌疑人卢光建被逮捕,我多次询问关于林地的具体赔偿方案和标准,南阳新区示范区主任张剑锋和王全超就是不理睬。而与此同时,张剑锋和王全超却向南阳新区和征地单位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汇报,该块林地已经赔偿到位,这种向下勾结黑恶势力欺压群众,向上汇报弄虚作假的行为是典型的两面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两面人”问题,并强调这种口是心非的“两面人”对党和人民事业危害很大,必须及时把他们辨别出来、清除出去。“两面人”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绝不手软!要强化执纪问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自觉的接受老百姓的监督。
    党的十九大习近平总书记又提出依法保障退役军人的合法权益,同时开展扫黑除恶,打击黑恶势力幕后保护伞!可我这个退役军人却被黑恶势力勾结政府人员进行明目张胆的打劫和欺压,我强烈要求上级领导尽快派人调查,严惩违法人员,打击黑恶势力和幕后保护伞!伸张公平正义!依法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使我的25亩林地能够得到合法赔偿,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不受侵犯!      
    情况反映人:谢泽东 联系电话:13323779988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