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株州中院个别法官死不认错是否可认定为“老赖”?

时间:2019-04-11 16:38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株州中院个别法官死不认错是否可认定为“老赖”?

    提起“老赖”,人们的意识和认知都会局限于那种欠钱不还的人,其实拓展开来,“老赖”还有其他类型,甚而至于在法官队伍里也有穿法袍的“老赖”——错审枉判违法执行,却死不认账,当起了“赖”司法公正的另类“老赖”。在株洲中院的法官队伍里,就有这样的另类“老赖”。

    应该说,一个看重自己声誉的人,一定会信守承诺,不会当欠钱不还的“老赖”。因为“老赖”总是粘连着“死皮赖脸”、“波皮无赖”、“不知羞耻”、“死不要脸”等带有呵斥、奚弄、讥讽意味的词儿,有道是:人要脸,树要皮。只有不要脸的人才会充当“老赖”。不过,法院对付“老赖”招数多多:轻者判决“老赖”还钱,或通过冻结“老赖”账户、资产逼“老赖”还钱甚至通过拍卖“老赖”资产确保债权人的合法权益,重者可以依法对“老赖”进行拘留,甚至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为由判处“老赖”有期徒刑!然而,当法官也做“老赖”时,受害的当事人却是无可奈何,庶几只有抓耳挠腮、仰天长叹的份儿!

    显然,法官中的“老赖”,“赖”的不是钱、不是物,而是如前所述的司法公正,其表现形式是法官对自己的错误或违法行为死不认账。与“赖”钱“赖”物的“老赖”比较,后者的性质和危害性更大!永州人秦昕就很不幸地在湖南株洲中院遭遇了“另类老赖”——该院法官在秦昕诉金冠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康某一案的执行过程中,分明一屁股坐在被执行方——不是吗?案子被省高院指定到株州中院执行之后,永州中院保全查封的1.5万平方米房产被一纸保函轻易解冻,两天之后,株州中院才向秦昕的律师送达立案通知书,玩的是“先斩后奏”的把戏,不仅如此,法官在送达立案通知书的同时并未将“换押”裁定书一同邮寄给秦昕,株州中院在认定“目前发现的财产法律上、客观上存在处置不能”的前提下,作出了一纸“站着说话不腰痛”的判决书——判决“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至此,秦昕的近亿元执行款讨要无门!请问:这不是你株洲中院的错吗?这不是相关法官的错吗?有错不认错,这难道不是“老赖”的做派吗?受害人在你们这种“另类老赖”手下还能讨回公道吗?

    据了解,湖南省高院的田立文院长对司法不公受害人秦昕的申诉很重视,亲自在督办函上作了批示,但田院长批示的督办函发出去之后已达7个月,至今没有任何动静,这其间究竟谁在作梗?是省高院执行局局长郭正怀没有督办还是株州中院的法官“赖皮”用“太极手法”给化解了?|

    社会上的“老赖”,伤害的是债权人的利益,而法官队伍里的“老赖”,不仅仅会对债权人合法权益造成伤害,更为严重的是会对司法公正、法律尊严、法官队伍形象和司法公信力造成伤害。如果说法律对社会上的“老赖”不可“赦”,那么法律对法院队伍里的“老赖”更不可“赦”。问题在于,掌管法律的法院对社会上的“老赖”有的是办法对付,那么当事人在司法诉讼中遭遇法官队伍中的“老赖”,该由谁来对付呢?又如何对付如何依法打击呢?

    诚如互联网不应该成为法外之地一样,法院也不应该成为法外之地。想必株州中院不会查处本院的“老赖”,株洲是纪委监察委是否该对个被死不认错株州中院的“老赖”亮剑?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email protected]

附:湖南高院院长的批示在执行局长郭正怀手上成废纸一张!

    湖南省高院田立文院长:

    我叫秦昕,是湖南永州市人。去年10月,我冒昧地就我涉及株州中院的执行案给您写了一份求助信,您非常重视,亲自批示给贵院执行局局长郭正怀,督促他依法办理。然而,时间过去了7个多月,至今没有任何动静。

    据我所知,郭正怀不作为的原因,是现已调至省高院执行局担任副局长的原株洲中院主管副院长吴秋林,曾经和株州中院的主审法官杨某某将我查封冻结的财产进行非常规的换押——换成了一个无资产的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担保,然后,吴和杨法官把我冻结的财产给了另一家债权人,导致我失去了第一冻结人的权益,进而导致我的债权无法执行。我认为您田院长是一位重视百姓呼声的好院长,但您麾下的执行局局长郭正怀是一位重私情不重法律的局长,几个月来,我多次拨打郭局长的电话,但郭局长从来不接听‘;我也多次给郭局长发信息,但郭局长从来不回复。郭局长这种漠视老百姓呼声的局长是否该换换岗位?当然,郭局长的不作为是有原因的:曾在株洲任职的吴秋林是酿成我数千万财产无法执行(债务人康健乐是吴秋林的同学和发小)的主要责任人,郭院长得顾及吴秋林的面子,至于事实和法律以及您的批示,都只能置诸脑后了!

    然而,数千万的损失,让我无法沉默!为此,我再次请求田院长批示督促执行局积极作为,解决这起“执行难”案件,将合法权益和公平正义还给受害人!

    受害人:秦昕

    联系方式:13874719999

附:湖南株洲中院一执行案疑似“非常规操作”?

    8年前,秦昕诉株洲金冠置业有限公司(下称“金冠公司”)法定代表人康某一案经两级法院审理后,秦均胜诉并被判获赔约4500万元,金冠公司1.5万平方米房屋资产被保全查封。然而,在该案仅执行完成16.8万元后,金冠公司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后案件被指定由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株洲市中院随即裁定撤销两级法院的保全查封,并认定由一纸保函“换押”已保全查封的房产。不料该房产又速被抵押与第三方,秦昕就此失去了第一受偿权。株洲市中院下达的执行终结裁定显示:截至2018年5月31日,未执行到位的执行款已达近亿元。

    两级法院保全查封的房产

    2011年2月,湖南永州人秦昕与金冠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秦获得金冠公司3362万元债权。

    仅一个月后,秦昕以债权转让合同纠纷将金冠公司法定代表人康某诉至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要求其偿还3362万元及违约金,并将金冠公司列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第三人。

    3月23日,冷水滩区法院作出裁定:康某偿付秦昕3362万元及违约金1035.966万元,冻结株洲金冠公司银行存款4500万元或同等价值的财产。

    随后,冷水滩区法院将金冠公司一栋预售商业楼房的部分楼层进行保全查封,冻结了金冠服饰传媒大楼人民路侧塔楼第8、9、10、11、12层近1.8万平方米的房产。

    康某与金冠公司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至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年12月1日,在永州市中院的主持下,康某、金冠公司与秦昕就该案达成《财产保全协议》,仅解除了第12层的查封,被保全查封的房产仍有1.5万平方米。

    后永州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判令康某及金冠公司给付秦昕本金及违约金4398万余元。

    该案在仅仅执行到位16.8万元时,康某及金冠公司向湖南省高院申诉并获受理。

    2012年3月15日,湖南省高院裁定撤销冷水滩区法院和永州市中院判决,并将该案指定由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一纸保函的“换押”

    2012年4月18日,在株洲市中院开庭再审当天,康某及金冠公司再次提出解除保全申请。提交申请第二天,株洲市中院即作出裁定,撤销冷水滩区法院和永州中院的保全裁定,同时要求康某和金冠公司提供4500万元资产担保。

    24日,康某和金冠公司以某公司的四个土地使用证向株洲市中院担保,以解除对金冠服饰文化传媒大楼的保全查封。株洲市中院向国土部门查询时发现,该四个土地使用证已被注销,遂要求金冠公司重新提交担保。

    27日,株洲万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出具《担保函》,为金冠公司提供4500万元资产担保,承担连带责任。

    次日,株洲市中院对该担保“换押”予以认定。

    直到被保全查封的1.5万平方米房产被一纸保函解冻的两天后,株洲市中院才向秦昕律师送达立案通知,但“换押”裁定并未被一同邮送。

    而1.5万平方米房产解冻不到一个月,康某及金冠公司又将该房产连同大楼其他5.4万平方米抵押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抵押金额达1.9亿元。

    直至6月7日,秦昕才得知被保全的1.5万平方米房产变成了一纸保函,便于当日和8月9日两次向株洲市中院提出异议,认为“万达融资担保公司没有履约能力”。万达融资担保公司注册资金虽为5000万元,但其2012年7月的对外债权担保已达6950万元,根本无法提供4500万元的担保。

    而在提供担保后,万达融资担保公司迅速改名为“东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如今,该公司位于渌口镇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天眼查显示,该公司存在诸多诉讼和执行案件。

    记者调查了解得知,金冠公司向株洲市中院申请解除1.5万平方米房产保全的理由是:超标查封和影响公司经营。在2012年4月28日该保全财产被解除冻结的半个月内,金冠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达成《债务重组协议》,将整栋大楼资产抵押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并于5月24日办理了抵押登记。

    而株洲市中院未对秦昕的异议作出回复。

    秦昕的特别授权代理人梁良律师说:“至此我们失去了在追偿金冠公司财产中的第一顺序优先受偿权。”

    执行款讨要无门

    在秦昕的不断反映下,2012年11月9日,湖南省高院将该案指定移送至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湘潭市中院于2014年11月21日下达《执行裁定书》:因金冠公司和东泰融资担保公司无可执行财产,终结强制执行。

    此后,该案又被湖南省高院指定由株洲市中院审理。

    2018年9月26日,株洲市中院下达执行终结裁定:“截至2018年5月31日,本案应当执行的标的金额为32239200元,已执行到位168000元,尚有98524419.78元未执行到位。本院已采取执行行为,目前发现的财产法律上、客观上存在处置不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至此,秦昕的近亿元执行款讨要无门。

    秦昕告诉记者,在他提起国家赔偿之后,株洲市中院以不存在违法使用审判职权的情形,赔偿请求人有多少损失没有定论为由未予支持。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应松年、中国法学会行政法研究会会长马怀德、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卫平、中国法学会民诉法研究会副会长宋朝武、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薛刚凌等法学专家一致认为:株洲市中院未尽到审查职责,其解除财产保全的裁定引争议。

    记者就此联系采访了株洲市中院院长,其称:“我们正在推进执转破。”关于该案法官是否存在失职渎职等情况,其并未回应。

    记者日前从株洲市监察委了解到,该案已进入审查程序。

    稿件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作者:李青 王立三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