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一个基层职工代表的守望

时间:2019-04-10 15:05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2018年11月14日

    



    



    



    

证据(一)



    

    

    

    

    

证据(二)



    

    

证据(三)



    



    

    

    

    

    

    



    

证据(四)



    



    

证据(五)



    

一个基层职工代表的守望



    发布:2011-03-14 11:16:34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本报记者 张晓娜 发自北京  浏览:1815802次 【大 中 小】

    核心提示:萝卜头大点的官算不算官?在一般人看来肯定不算官,但在王子建眼里却另有一番意义

    



    从2009年3月开始实名、公开反映本单位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问题,3年多来,职工代表王子建始终没有放弃和妥协。他认为,现今社会腐败猖獗只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去管,如果人人都做到见了腐败行为就去管,腐败行为就能有效遏制。而这样有责任的人,才是民族的希望,是国家的希望!

    萝卜头大点的官算不算官?在一般人看来肯定不算官,但在王子建眼里却另有一番意义。

    王子建是中国林业科学院科技信息研究所(以下简称科信所)第六届职工代表,像他这样的职工代表在拥有92人的科信所中共有32名。王子建在这既不是小组长,也不是负责人,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基层职工代表。

    然而自当上职工代表的第一天起,王子建就告诫自己,要代表职工的利益,真实地反映职工的诉求,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对于“职工代表”这四个字该如何理解?王子建认为,职工代表是比较好的民主监督形式,用他的话说就是“大家经过民主选举选出的职工代表,就是让你替大家伙儿反映问题、争取利益”。

    这个职工代表身份并不和工资、奖金挂钩,又要花费大量时间,完全是一种义务性的工作,但王子建还是当得有滋有味。

    不唯上赢得大家信任

    身穿红色运动衣、头发花白、满面红光、善言谈,从单位门口出来的王子建留给记者这样的印象。

    行走在林业科学院的大院里,时不时就会有人和王子建打招呼。王子建告诉记者:“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景,我太熟悉了。”从1985年到科信所工作至今,王子建已经在这里工作、生活了26个年头。

    最近的这几年,他在工作之余所做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代表职工反映问题。

    职工代表大会这种民主形式在科信所出现得比较早。据王子建回忆,早在1985年,他刚来单位的那一年就已经存在。

    一份由王子建提供的《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关于加强院所机关建设的若干意见》的文件中清晰写着:要加强决策的科学性、民主性,并逐步使之制度化。凡决定重大事项,必须走群众路线,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反复比较、鉴别和论证,各单位要进一步完善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民主管理制度……

    这份文件王子建一直保存着,他认为虽然这是1990年的文件,但“很符合现在国家提倡的科学决策、民主监督、依法行政的宗旨”。

    现在,王子建的本职工作是科信所的行政后勤职工,每天负责清扫科信所的楼梯。能够成为职工代表,受“大家的信任和委托”,对他来说始终是人生中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至今,他还清晰地记得2008年10月13日那天,在第六届职工代表的选举中他以高票当选的情景。

    当时按照职工比例给名额,他所在的后勤职能二组要从11人当中选出3名职工代表。开会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最终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经过民主选举,王子建以8票当选。

    没有竞选演说,没有代表证,也没有明确分工,王子建就这样成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职工代表。

    “我平时不唯上,只唯实,敢说话,办事公道,因而很受大家的信任。”对于这次选举结果,王子建认为是意料之中的事。

    巧得很,《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的当天,即2011年2月25日,恰逢科信所第七届职工代表开始选举的第一天。

    对于能否再次当选的疑问,王子建显得相当有把握:“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还会再次当选。”

    国资流失不能坐视不管

    经历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社会锤炼的王子建,总想着要为大家做点什么。

    2009年3月17日,科信所第六届职工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专题讨论北京林业印刷厂的问题,并对解决该问题的途径进行了表决,最终决定走法律途径。

    此时,王子建及其他职工代表才知道,在科信所历年的工作总结和报告中一直“盈利”的印刷厂不仅没有按承包合同上缴足额的承包款,而且还欠下了大量债务。

    王子建坐不住了。

    据王子建介绍,在北京林业印刷厂内部承包又被转包的过程中,该所领导层没有经过职代会的讨论,三次私自减免共计45.5万元承包费,而减免原因对职代会也没有任何解释。不仅如此,北京林业印刷厂还少上交承包费90余万元;印刷厂和其他单位及个人发生债务几十起,目前经过法院审理的共计31笔,金额近100万元。

    记者了解到,已经停产两年的北京林业印刷厂是科信所的下属单位。“印刷厂是我们的创收大户,每减免10万元,92名职工每人就会少拿1000元,虽然说起来和我个人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但是牵扯到集体利益。”

    王子建告诉记者,根据中国科学院科办字【2009】23号文件精神,北京林业印刷厂属于“公益服务为主,经营活动为辅”的独立经营单位,科信所签的承包合同违反上级有关规定。

    在掌握大量证据和资料后,王子建认为科信所国有资产流失近100万元。作为职工代表,王子建不能坐视不管。

    王子建开始实名、公开反映该所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问题,要求追回流失的资产。期间,该所主要领导曾6次找王子建谈话,每次谈话都长达4个小时,核心意思只有一个:“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你就别管了。”

    王子建回应:“那不是我个人的事,我是一个职工代表,只是在尽职工代表的职责。”

    举报过程很艰辛,王子建反映,有关部门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对此事作出处理,流失的国有资产能不能追回,还是个问号。

    3年多来,王子建始终没有放弃和妥协。他认为,现今社会腐败猖獗只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去管,如果人人都做到见了腐败行为就去管,腐败行为就能有效遏制。而这样有责任的人,才是民族的希望,是国家的希望!

    萤火虫的微光效应

    事实上,32名职工代表中,像王子建这样一次次反映问题的职工代表只有他一个人。

    “其他职工代表大部分都很支持我,尽管他们没有出头露面,不过背后都对我竖大拇指。”

    尽管没有人敢公开站出来和王子建一起鼓与呼,但他并不感到孤独和孤立。王子建告诉记者:“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经历过知识青年大返城,全连的人都走了,我一个人在14间大瓦房里住了7年啊!现在这点孤立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正义还站在我这一边。”

    几年来,除做好本职工作之外,王子建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印刷厂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上,他经常骑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去中纪委等有关部门反映问题、递交材料。

    这些虽然花掉了他很多时间,但并没有丝毫影响他的工作,“工作上我照样做得很出色,经常会得到一些荣誉证书”。

    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57岁的王子建不仅是职工代表,而且还是所在居委会的居民代表和社区楼长。

    他常常自己去清扫楼道,并不要任何报酬,也会无偿地帮助那些孤寡老人,送个煤气单据,帮行动不便的老人插电卡等。“事不大,却是我们的责任,虽然可担也可不担,但一个人活在社会上,靠的就是这样的支撑。”

    在科信所第七届职工代表的选举过程中,信心满满的王子建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使选不上,国有资产流失的事儿我还要继续管下去,毕竟这是在我当第六届职工代表期间发生的。”

    王子建还向记者表示:“虽然我的力量是微薄的,也许只能发出萤火虫那么一点点光亮,但这就是正义和法治的希望。”

    未来的路会走多远?没有人告诉王子建,但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这件事情进行到底,追求一个结果。即使没有结果,或者是完全相反的结果,我也不在乎。”

    3月2日15时,《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收到了王子建发来的短信,他在短信中留下了这样两句话:“人心自有公道在,我又一次当选职工代表。”

    责任编辑:  李旭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水产畜牧局出台土政策克扣惠渔待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