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江苏省涟水县公安局违宪、违纪、失职、渎职

时间:2019-04-09 18:51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江苏省涟水县公安局违宪、违纪、一而再再而三继续庇护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地方党政主官失职、渎职由谁来监管?

    控告人:李小超,男,汉族,江苏省淮安涟水县岔庙镇夜合村夜东组1            号,身份证号码:320826196807174618,手机号:13040190186

    被控告人:王向红,江苏省涟水县县委书记,中共党员,正处级。

    被控告人:时勇,江苏省涟水县县长,中共党员,正处级。

    被控告人:朱国海,江苏省涟水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中共党员,副处              

级。

    被控告人:罗天风江苏省涟水县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

    被控告人:左杨松:江苏省涟水县人民医院院长。

诉求:

    控告人来自江苏苏北革命老区涟水县,在这片红色沃土上,发生了两起历时5年之久骇人听闻地对待我一个革命烈士后代,令人触目惊心地事实和证据,直接指向地方公安违宪违纪不作为,乱作为,控告人依法要求对被控告人执法过程中有辱使命,愧对向宪法宣誓的诺言和肩上的盾牌,依据公安部《公安机关 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第一章总则第二条、第三条之规定,对被控告人顶风违背《公安部关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意见》的相关规定,利用公权职务滥用警力,将一起严重的造成他人的重伤害的刑事案件,渎职失责。演变成一般治安案件,而避重就轻的不尽责,推诿不作为,并且做假证而乱作为,庇护无良企业老板至今还逍遥法外,而不被追究,有证据涉嫌权、钱交易的违法乱纪的行为进行追责、问责。

    事实和理由:

    地方公安和地方党政主官抱团腐败失职、渎职,不保一方平安,以维稳打压,非法拘禁和迫害、手段恶劣残忍、骇人听闻、难咎其职。

    我在江苏涟水意尔重工企业索要工资时被无良企业老板刘正龙指使10名保安欧打致严重内伤,导致做膈疝修补手术,和左右肋骨4根骨折的严重后果。

    在做膈疝修补手术期间被江苏省涟水县人民医院胸外科无良医师陈桂明将我右肺下部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盗窃我的器官,使我致伤残丧失劳动能力。

    控告人李小超,男,汉族,1968年7月出生,涟水县革命老区一个烈士后代。一个贫寒心酸的低保家庭,妻子张玉红肢体壹级重度残疾人,常年坐在轮椅上。7年前的2012年秋天我在当地开发区江苏意尔重工有限公司后道打磨操作工。妻子2013年3月27日下午因患胆结石需住院动手术,我即向车间主任请假获批。不幸的是因妻子残疾不便,又于同年5月7日晚在家被开水烫伤,急送朱码化工厂烫伤科疗治。次日,我到厂请假,因车间主任李文贵出差,我打电话给他,他说等回来再说。直到同年5月11日早我到厂上班,李文贵告知我,你已被开除了,我与李申辨无果,下午13时许我又找到公司经理刘正龙称:坚决不要我上班,我无奈又无望,要求将我工资结算。刘表态:工资要到三个月后,按40元/天结算。我说:我基本工资是2500元/月,应是83元/天,我当时因妻子动手术和烫伤,需用钱心切,着急和刘据理力争,要求按《劳动法》规定坚持索要解除合同书面通知和结算工资,刘当时强势地对我叫喊:“什么劳动法,我就是法,这里就是这么规定的,我说了算,反正就是不给你工资,你爱去哪告就告去,我们是招商引资企业,政府还保护我们呢?”我气愤地评理给围观过来的工友们听。刘恼火说:“你再说,我就叫保安打你出去,就说你要关我车间的电闸。”我对刘说:“我要不讲呢?那就结算了我工资走人。”刘说:“就是不给你钱。”所以我就继续评理给工友们听。这就更加激怒刘,他随即打手机叫来保安,先来两个,一个是卜建军队长,以后又来了8个保安,他们是朱昭松、左亮亮、蒋发猛、嵇礼军、吴冠军、王立兵、孟伟、尹进刚、洪立勇都是些小青年和壮年人,一位保安说:只要刘总叫我们打,我们就打。刘正龙说:“打出一切后果由我负责”。又有一名保安说:你们不打我来打,不打没有奖金,就飞起脚踢我右侧腋窝下肋骨处,我摔倒在地,又踩我两脚。众保安又一起上来拳打脚踢,引起多名工友围观,有一好心工友看不下去站出来说:你们这些保安只想得奖金,失手将老李打死,让你们家老爸抬回家去收礼。后来,很多工人都站出来说:你厂里差人家工资、血汗钱不给算,还打人,太过分了。围观的工人越来越多,都站出来说:李小超打不过你们,我们工人人多还打得过你们吧。你们不讲理,我们工人讲理,人家李小超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和要工资血汗钱,天经地义,合情合理合法。你们保安再打,我们都要动手了。这样的激起民愤,保安打人才被制止。众多在场的工人们都说:刘正龙太不近人情和过分狂妄了,你不要人干活开除人家,就必须给钱。想一想,李小超的今天就是我们工人的明天。实在看不下去。于心不忍,谴责公司这些法盲太嚣张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对待这样不幸家庭和残疾妻子。我又忍痛拨打了110,2-3次未通,后又打了县长热线求助。后开发区派出所警察开车赶到公司,打我手机,我当时还在厂内现场,刘正龙大喊:把他抬丢大门外去打死,只要三两万就解决了。保安将我推朝大角铁上撞,工人樊修传见状,上前将我扶到门卫室,派出所潘高峰副所长一行也到了门卫,对我和刘正龙说:“你们把经过原因说说”。我如实将经过陈述了一下。接着潘所长说:刘正龙你给人家工资吧,不要再和工人吵了。刘说:好吧,到办公室去,只负责工资给掉。我当时说:潘所长你们警察看看,我浑身都是泥土,被打成这样,伤怎么办。潘所长说:伤由公司负责看,药费误工费、护理费、车费都有他们负责,一年内有内伤都由他们公司负责。接着我和潘所长他们警察和刘正龙一起来到了公司办公室。公司王总一到办公室,就将保安恶骂一顿,说:一个人要工资讲给工人听,把他打死,你们都是饭桶。当时,在办公室内,王总、刘正龙、李文贵站在室内面向西我面向东,潘所长两人坐在椅子上面朝北。王总说:你向我要钱什么原因。我说:你不要我干活就给清工钱,我没有胡闹,他们将我打成这样。我就将其经过如实地讲给王总听。王总说:刘正龙、李文贵给人家算一算帐给钱,说了之后王总就走了。而后李和我结了帐,收条内容是刘正龙说的李文贵写的,手印是我按的,因我不识字,他们说不按手印不给钱。潘所长和另一位警察都没有吱声,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经过,一夜过来如同恶梦困扰。第二天2013年5月12日,我忍痛到附近的县中医院诊治,并有门诊病历佐证。记载:患者因全身多处拳脚击伤后1天,疼痛就诊。患者昨天下午被人用拳脚击打颈、胸膜、四肢多处疼痛,无昏迷。查体:颈部稍红肿,右肘部右脚部表皮擦伤,红肿,触痛,活动尚好,诊断: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处理:颈椎正侧位片、颈部B超、肝脾B超。2013年5月13日又到该院复诊:病史同前。不到一个月后右侧肋骨内隐隐疼痛,因经济条件所限,只能在小诊所和小药房购买药服用。直到同年12月25日晚疼痛难忍,又到县中医院看病,医生CT检查后说:你膈肌破裂,大网膜被挤上来了。不能再耽误了,我不得不在第二天的12月26日住进涟水县最大的县人民医院,于2013年12月30日在该院动手术,由胸外科陈桂明主刀,详见该院2013年12月30日手术记录载明:术前诊断后纵膈肿瘤,术中诊断修正,右侧膈疝,手术名称:疝复位修补术(此次术后,经控告人多次向市、省、中央有关部门投诉和上访,迫于上面的交督办和压力下,涟水县公安局才不得不情愿地于2016年5月11日向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申请对控告人的损伤程度及伤病关系进行委托。详见淮安一院司鉴所(2016)临鉴字第445号鉴定意见书,和2016年7月25日涟水县公安局向控告人出具的涟公(治)鉴通字(2016)0725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其内容载明“你于2013年12月25日发现的病情,进行了损伤程度及伤病关系鉴定”,鉴定意见是:左侧膈疝,左侧第7肋及右侧第4-6肋骨骨折,不排除2013年5月11日系他人外力作用所造成)。

    其后,涟水公安对这起典型的伤害刑事案件,不进行前期的立案侦查和应该作出向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意见书,却相继出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过程,控告人为了维权向县法院起诉,将江苏意尔重工老板刘正龙作为被告出庭,法官李林峰审理时不让被告刘正龙到庭,叫代理人出具了经济开发区派出所盖有公章的两份“未被保安殴打,只是肢体接触”的假证明,致我起诉无主体,并叫我撤诉,致使我走法律渠道投诉无门。更想象不到的是:我到开发区派出所找王银龙所长,他出言不逊说:“你有本事告去(现该人已被降职调往别处)”。又巧遇潘高峰,他是2013年5月11日到现场处理的警官,现已调到车管所,可能是来有事的,见到我说:李小超、意尔重工赔偿你的医药住院费2.6万不是给你了吗?我说:潘所长,我没有拿到,我要拿到,不打条子吗?我再赖也没有胆量和派出所赖吧?潘说:你不要再闹了,再闹把你关起来(此次对话已被我录音,有证据)。2015年11月17日下午,我去省委第九巡视组设在涟水宾馆的受理点反映情况和问题,被辗转交到涟水县公安局,又被推到开发区派出所,负责信访的教导员宋洪亮在处理这起被打的案件中多次找我谈话做笔录,并亲口告诉我他几次到该公司了解,刘正龙说:我公司打李小超占95%责任,我叫保安打,没想到保安打那么重,不管赔李小超多少钱,我公司都出,只要保安不坐牢(赔100万我也赔)。宋洪亮对我直截了当的道出:你李小超要想处理得到钱,就要我出3万块办案费。我当时回答说:一时拿不出,给不起。宋说:那谁给你处理。我说:你把我问题处理好,拿到赔偿钱,我如数给你3万元。宋说:不欠帐,来现的。后来,宋洪亮未达到目的,就从中作梗,和该公司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权、钱关系,所以一直在向上汇报时就坚持说:说是未打,是关电的。以致我在随后的2015年11月底起,在上访淮安市公安局、江苏省公安厅和公安部、国家信访局等有关部门的维权过程中,地方公安一直在刻意逃避追责,本应行使的立案侦查,应出具的轻重伤害的处理意见和已造成伤害后果的委托伤残等级的鉴定过程中,还是利用公权职权避重就轻、不实事求是的调查和还原现场被打的真相,而从中做手脚,影响了评定,致使我得不到公正的伤残等级鉴定结果,是彻头彻尾典型的不作为、乱作为、失职、失责、渎职行为。从基层所到县局信访科、和县公安局,公然对上级转交办的信访件采取拖、不处理、推诿、踢皮球的方式,(包括前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批示都充耳不闻),我行我素,死猪不怕开水烫,政令在这里行不通。无奈之下我只有按程序走上漫漫进京上访之路,坎坷和曲折,令人痛心。县维稳办那些来自公安队伍的人,将我多次带回涟水,交给开发区派出所,并且打压迫害、非法拘禁。无意解决我的问题,县公安局主要领导人在片听片言基层所隐瞒事实的汇报后,找我谈过一次话,武断地说出你有困难,要救济找开发区政府来解决的话语,来推卸责任,甩包袱,踢皮球的推向地方,致使株连无辜的县经济开发区,导致从上到下,从时任县委常委,工委书记洪然到管委会主任周宏昌和各职能部门以及振丰村的书记、村长的各级官员,都无谓地投入人力、精力、经费,而途于奔令,奔命的维稳,以至形成开发区背黑锅,无力解决我的问题,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周而复始的上访,又出现了无数次无效的维稳将我带回,以扶贫救困的解决方式迫使我屈服息访,我当然不能接受,也更坚定了我马不停蹄的一直按程序,有理、有节、有据、有序的奔波进京上访,一则烈士后代子女打不起官司,告不起状,地方叫我卖房去告状的流动广告在涟水城乡传诵影响极坏。我这个受害者也就被逼上梁山,横下一条心坚信共产党习主席的天下,终究有说理的地方,不会允许出现地方上不阳光,一片漆黑的状况。所以截止2017年4月底,我已16次进京上访,其中2016年3月6日第5次进京上访带回后被县公安局按照开发区派出所授意行政拘留我10天。但是涟水公安局不痛定自律,不严于律已,不追究部下的责任,分清是非,还继续滥用职权,还是以强压的手段使我屈服,于2017年4月18日又将我从北京带回后,又行政拘留了8天,当时从徐州站接站后,开发区派出副所长陈大玉抢走我一部手机,送给他要好的女友,至今未归还给我。竞然在后来经过当时县开发区工委洪书记向陈大玉索要两次不给,当时有县公安局长朱国海和十几个工作人员在场,陈大玉作为人民警察侵吞我手机至今还没有给我。竞然在4月27日下午四点左右在县看守所,陈大玉和一陈姓警察将我铐在老虎凳上强制性要我接受5万元的厂方了断赔偿(其中药费2.6万,厂家再赔1.4万、开发区政府赔1万元)被我严词拒绝不同意。

    综上所诉:地方公安的行径、纸包不住火的事实、证据和所作所为,今人触目惊心、骇人听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令人发指、不可思议。我自叹回首往事流血又流泪的感慨认为:“骗上欺下,官官相护,人民公安不保人民平安,涟水开发区派出所一片漆黑白天走路打电灯,你说黑暗不黑暗。”烈士后代子女李小超上访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未见江苏淮安涟水县公安局大名鼎鼎的包青天。所以控告人坚定信心,咬定青山不放松,生命不息,上访不止。又多次被带回后,还是无意解决我的问题。到了2017年9月18日,眼看着党的十九大要召开,又是这个开发区副所长陈大玉打电话叫我到派出所解决问题,到所后,陈对我说:接上级领导指示,带你去广东、深圳去对你进行伤情、伤残鉴定。于是从9月19日出发到10月14日晚,历时26天的公款旅游,(原计划50天)花费近10万元,陈大玉和另一位民警带队从苏南太湖、上海至浙江省内玉山、温州、义乌、江西、福建、上杭、厦门、广东、深圳、广州。再从云南、湖北、湖南、山东等内陆游山玩水,从徐州返回涟水(这次旅游被当地称为旅游维稳,涟水县公安声败狼藉,一片责议声),后被以《中央八项规定在江苏涟水县公安行不通》披露投诉。基于此,朗朗乾坤,我党奉行的实事求是的一贯作风和政令在涟水公安根本行不通,为官不为,慢作为、不作为、而又乱作为,不深刻反思,痛定自律,又自肉不割,不处理到人到位,听之任之。万万想不到的是涟水公安冒天下之大不韪,丢脸丢到京城去了。2018年春节后控告人在解决无望的情况下,又冲破日夜监视,围、追、堵又赴京城告御状。在全国两会期间的2018年3月5日上午10点左右5名涟水公安身穿便衣,买通国家来信来访接待中心的黑保安,混入该中心院内将行使正常上访权利的控告人强行带出该中心押进苏H-1268警的警车,一路狂奔,像贼一样开到济南服务区在无传唤证、拘留证的情况下,强行侵权搜身,又抢去手机一部,号码:18851267738,身份证,个人裤带和向中央领导投诉的维权材料。交给另一批人带回涟水滥用人治和权力,公然挑衅宪法和法治。将控告人从2018年3月5日上午10点30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到2018年3月7日又下达了涟公(治)拘通字(2018)127号刑事拘留通知书,以寻衅滋事罪进行刑拘关押至县看守所,到2018年3月21日上午放出,共计十七天的非法关押,非法拘禁的严重后果。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释放时,要我交取保候审保证金,我说我未犯法,要个说法,涟水公安自垫了这保证金1000元,将我强行推出来。(目前我向中纪委、国家信访局、公安部都进行了投诉、追责、问责)。

    综上所述:如此涟水公安的手段、滥用职权、公权执法、知法犯法,已到了骇人听闻、触目惊心的地步,堂堂地执法为民的公安机关搞得我烈士后代不安,没有勇气给我一个说法,敢做不敢当,宁做缩头乌龟,自拉屎自吃。还在回复忽悠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公安部“你反映的问题不在我局受理范围……不予受理的托词”,令人憎恨至极,不可理喻,不可思议。古人说得好,值得借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按现时地说法就是不要挂羊头卖狗肉,拿着人民供养的俸禄,不为人民办事。时至今年的2019年春节之前,迫于上级的转交督办的压力下,被控告人的县委书记王向红身为十九大代表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的维稳,召开了全县政法工作和信访稳定会议上信誓旦旦地要求保证涟水零上访,但这是在搞形式主义、做做样子走过场,是雷声大雨点小,到了具体实施的涟水县公安局局长朱国海手中是政令不通,我行我素对控告人投诉的应当解决的问题,作出研究决定:不处理,还是无意解决公安自身滥用职权渎职的问题,庇护无良企业和县医院的犯罪嫌疑人继续逍遥法外,逃避追责。作为保一方平安的涟水公安以身试法的违宪、违纪,有错不纠,纵容犯罪,造成地方党内腐败无能,公安疯狂包庇违法犯罪,触目惊心的事实和证据,铁证如山,涟水一方诸侯的地方党政主官听之任之。嘴上说一套、行动上又是一套,敷衍塞责、祸县殃民,愧对涟水百万江东父老和烈士后代的控告人,而监管不力,失职渎职难咎其责,应当承担领导责任,应当引咎其职,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买红薯。控告人在对地方政府失望和解决无望的情况下,再次奉告被控告人一定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和党的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保一方平安为已任,履行职能,忠于职守,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不受侵害。在赋予的神圣使命公安执法中,要忠诚于党的公安事业,尽职尽责,是非正义一定要分的清,否则风清气正的涟水良好环境和氛围都被你们败坏和丧尽,败走扬名京城,我试目以待奉陪到底,我也更理直气壮的咬定青山不放松,不到京城非好汉,任你抓我或判也好,除非你们公安再胆敢以身试法,枉法再捅大篓子,将我弄死。否则,只要我还有一口气爬也爬到北京去见青天告御状。控告人更坚信,地方政府抱团腐败不阳光、中南海的大门是永远向我们敞开的。现敬请主流媒体予以关注!











    江苏淮安涟水县岔庙镇夜合村夜东组1号

               李小超

                   2019年  4月  9  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