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天津法院判决书案例

时间:2019-04-09 18:45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9)西民一重字第24号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男,1935年3月22日出生,汉族,天津市管理干部学院退休教师,住天津市河西区紫金山西路宾水东里10-101,公民身份号码:120103193503222613。

    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女,1967年9月27日出生,汉族,天津市平山道小学教师,现住天津市河西区紫金山西路宾水东里10-101,公民身份号码:120103196709272628。

    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男,1959年4月17日出生,汉族,天津监狱退休干部,户籍地天津市河西区紫金山西路宾水东里10—101,公民身份号码:120104195904174312。

    委托代理人:陈静(陈仲英之姐),女,1956年12月13日出生,女,天津市合成纤维厂退休工人,住天津市南开区松杉路照湖里7—1—101号,公民身份号码:120104195612134327。

    第三人张葳,男,1963年4月13日出生,汉族,无职业,户籍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深圳大学宿舍,现住天津市西青区侯台碧景园A区51号,公民身份号码120103630413261。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及乔云芳与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腾房纠纷一案,本院于2005年11月19日作出(2005)西民一初字第1579号民事判决,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及乔云芳不服提出上诉。2006年8月2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6)二中民四终字第253号民事判决。陈仲英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6)二中民四终字第253号民事判决,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09年5月19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津高民申字第0297号民事裁定,指令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2009年8月3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二中监民再字第44号民事裁定,裁定撤销原一、二审判决,将本案发回本院重审。本院受理后,重审期间依法追加陈仲英为被告、追加张葳为第三人参加诉讼,陈仲英参加诉讼后同时提出反诉。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重申期间,原告(反诉被告)乔云芳病故。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及其委托代理人陈静、第三人张葳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合议庭评议后,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诉称,原告(反诉被告)自1987年起在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居住,该房屋当时系公产房,承租人是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1997年原告(反诉被告)出资购买了产权,现房屋产权登记为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是原告(反诉被告)女儿。1999年12月,原告(反诉被告)携随身衣物到第三人张葳家暂住,原房屋内家具、电器等均未搬出,其后不久,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一家即搬入原告(反诉被告)的房屋。2004年7月,因第三人张葳家地处偏远就医不变及生活习惯不同等原因,原告(反诉被告)决定搬回原房屋居住,多次与被告(反诉原告)沟通,请求被告(反诉原告)一家搬出,而被告(反诉原告)在完全有能力自行解决住房的情况下,以种种理由推辞、拖延,导致原告(反诉被告)不得不在外租房居住.为维护原告(反诉被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反诉原告)一家从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房屋搬出。

    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辩称,1999年初,第三人张葳由于经济条件较好,提出将原告(反诉被告)接到其住处居住。1999年8月原告(反诉被告)搬到第三人张葳别墅处居住。由于被告(反诉原告)居住条件较差,即向原告(反诉被告)提出购买河西区体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房屋,原告(反诉被告)表示同意并要求被告(反诉原告)与第三人张葳商量此事,第三人张葳同意以9500元的价格将天津市河西区体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房卖给被告(反诉原告)。被告(反诉原告)将原有的鞍山西道房屋卖掉,并于2000年6月21日筹集9500元交给第三人张葳,随后被告(反诉原告)一家装修入住上述房屋。被告(反诉原告)多次要求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原告(反诉被告)均以“都是一家人,你就放心住着呗,我还能坑你吗!”的语言答复。2001年11月原告(反诉被告)由于与第三人张葳妻子不合,矛盾激化。2004年7月,第三人张葳起诉原告腾房,经法院调解原告(反诉被告)从别墅搬出。由于第三人张葳的腾房之诉,使得原告(反诉被告)无房居住,但是被告(反诉原告)与原告(反诉被告)之间的房屋买卖关系已经成立生效并实际履行。原告(反诉被告)否认买卖的事实并让被告(反诉原告)腾房是不成立的,故提出反诉,要求确认买卖关系成立生效并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协助办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

    重申期间,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辩称的案件事实与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别辩称的案件事实相同。请求驳回原告(反诉被告)的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反诉原告)与原告(反诉被告)的房屋买卖关系有效、判令原告(反诉被告)协助被告(反诉原告)办理房屋变更等各项手续;将诉争之房执行回转;并由原告(反诉被告)、第三人承担因此案给被告(反诉原告)造成的损失。

    第三人张葳述称支持原告(反诉被告)的诉讼请求,否认收取被告(反诉原告)95000元购房款,不同意被告(反诉原告)的反诉请求。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不同意二被告((反诉原告)的诉讼请求,否认二被告(反诉原告)存在买卖关系。

    经审理查明,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与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系父女关系,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系夫妻关系,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与第三人张葳为父子关系。诉争之房坐落于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室,系三居室单元房屋,原位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承租之公产房屋,1997年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购买产权,其性质转变为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名下私产房屋。1999年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搬至第三人在张葳处居住;2000年初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进驻诉争之房。2000年6月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经第三人张葳将诉争之房以9.5万元的价格卖给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对第三人张葳与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的房屋买卖行为表示:“我高兴,没有便宜别人”诉争之房至今尚未办理产权过户手续。2004年7月第三人张葳在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起诉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和乔云芳从第三人张葳处腾房。经法院调解,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和乔云芳将第三人张葳的房屋腾空,交还第三人张葳。2006年11月,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将诉争之房腾空,交还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诉讼期间,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的妻子乔云芳作为原告参加诉讼,2009年10月13日乔云芳。因病死亡。

    重审期间,本院对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提交的如下证据进行当庭质证:证据1、1997年3月25日天津市房地产管理局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证明诉争之房产权人为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证据2、1997年3月25日天津市房地产管理局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复印件,证实这份证据是与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在西青法院提交反证材料是同一天提供的,证明当时诉争之房没有卖;证据3、2005年9月10日家中主要物品清单,证明原告只是去外面临时居住,并没有搬走;证据4、2001年7月12日张璇玑曾向原告提过买诉争之房的事,但原告婉拒。

    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对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提交的证据1不表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不表异议,但该证据不能证实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的证明目的;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认为证据3、证据4不能证实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的证明目的。

    第三人张葳对原告(反诉原告)张天泰提交的证据不表异议。

    重申期间,本院对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提交的如下证据进行当庭质证:证据1、2006年3月28日冯葴出具的举证《说明》,证明诉争之房卖给了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钱给了第三人张葳;证据2、2000年6月21日《中国工商银行天津市分行活期储蓄取款凭条》,证明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将买房款9.5万元存进银行,2000年6月29日《中国工商银行天津市分行活期储蓄取款凭条》,证明第三人张葳公司的职工高璇取走了9.5万元;证据3、2007年5月18日贾铁山出具的《证明》,证明被告搬到诉争之房是原告同意的;证据4、2006年3月21日张世奎出具《举证说明》,证明乔云芳已经同意被告以9.5万元买了诉争之房;证据5、2006年11月30日金平督出具的《举证说明》证明被告花9.5万元买了诉争之房;证据6、2006年3月16日梁庆荣出具的《举证说明》,证明原告已将房子卖给被告;证据7、2000年11月27日、2000年11月29日、2000年12月11日第三人张葳写该原告的三封《信》,第一封信证明诉争之房由第三人张葳卖给被告经过原告授权,第二封信证明原告被第三人张葳赶出后,原告没有回诉争房,房子已经卖给被告了;证据8、第一段录音2005年6月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张璇玑与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弟弟的谈话录音,证明被告2000年到2005年一直居住在诉争房,第二段录音2005年6月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张璇玑与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弟弟的谈话录音,证明被告2000年到2005年一直居住在诉争房,第二段录音2005年6月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与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二兄弟媳妇的谈话录音,证明被告给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9.5万元的事实,第三段录音2005年6月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与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四兄弟媳妇的录音,证明原告已将诉争之房卖给被告,第四段录音2005年6月份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与乔云芳的弟弟乔建国的谈话录音,证明诉讼之房经过第三人张葳卖给了被告;证据9、2005年7月4日巩兴元出具的《举证说明》,证明诉争之房已经卖给被告;证据10、2004年7月12日从西青法院调取的张天泰《反驳原告(张葳)诉讼请求的证据》,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委托第三人张葳处理诉争之房;证据11、2004年7月28日《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开庭笔录》证明第三人张葳有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的授权,将房子卖给了被告;证据13、2004年7月12日从西青法院调取的张璇玑提供的《反正材料》,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授权第三人张葳卖房,房子卖给了被告;证据14、2005年8月原审时单庆欣法官与张葳的谈话录音,证明第三人张葳已收到卖房款9.5万元;证明15、2006年底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和天塔派出所民警李继业的谈话录音,证明第三人张葳收到9、5万元。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对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提交的证据1不表异议;认为证据2、证据15与原告(反诉被告)的请求不具关联性;证据3、证据4、证据5、证据6、证据7、证据9、证据10、证据11、证据12、证据13、证据14不能证实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的证明目的;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对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提交的证据8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不能证实被告(反诉原告)的证明目的。

    第三人张葳对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提交的证据1、证据2、证据7、证据8、证据14、证据15证实性提出异议;认为证据3、证据4、证据5、证据6、证据9、证据10、证据11、证据12、证据13不能证实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的证明目的;

    第三人张葳对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提交的证据1、证据2、证据7、证据8、证据14、证据15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认为证据3、证据4、证据5、证据6、证据9、证据10、证据11、证据12、证据13不能证实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的目的;

    本院对重审期间,依被告(反诉人)陈仲英申请调取的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第1166号民事案卷第三人张葳的《诉状》、开庭笔录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出具的《反正材料》、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的房本复印件以及1166号《民事调解书》、2009年11月13日对天津市党校行政科科长张天裕的《调查笔录》也进行了当庭质正。

    原、被告及的三人对本院的调取的上述证据材料均不表异议。

    重申期间,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第三人张葳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认为,诉争房的登记产权人为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2000年6月经第三人张葳将诉争之房卖给被告(反诉原告),并由第三人张葳收受被告(反诉原告)9.5万元房屋价款,被告(反诉原告)并实际占有了诉争之房。原告张天泰对第三人张葳与被告(反诉原告)的房屋买卖行为表示:“我高兴,没有便宜别人”;原告对房屋买卖的行为表态,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是对第三人张葳与被告(反诉原告)房屋买卖行为的认可。依据我国合同法,当事人虽未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为此,原、被告、第三人对诉争房屋的买卖合同有效,具有法律约束力。此外,房屋买卖后的产权过户登记并不是合同生效的要求,只是物权变动的要求,是标的物所有权是否转移的标志,对买卖合同及效力没有影响,并不因为当事人未办理产权过户手续,而认定其买卖合同无效。故此,被告(反诉原告)主张确认买卖关系成立生效并由原告(反诉被告)协助办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主张判令被告(反诉原告)腾房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造成该诉争之房未能完成交易,并引发纠纷,原、被告及第三人均有过错,均应承担各自相应的责任。考虑到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年事已高,鉴于当事人之间的亲属关系,诉争之房应由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继续居住,安度晚年;待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百年之后,诉争之房返还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诉争之房现状予以维持,原、被告及第三人均不得擅自转移、变卖、出租、处分诉争之房。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居住诉争房期间,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应另行租住房屋生活,第三人张葳每月应付给二被告适当的房屋租赁费用。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主张将诉争之房执行回转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主张由原告(反诉被告) 、第三人承担因此案给被告(反诉原告)造成损失的诉讼请求,因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佐证,本院不予支持。本愿重审期间,依申请调去的有关本案的有关材料,以及原告张天泰(反诉被告)提交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被告陈仲英(反诉原告)提交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5、证据6、证据9、证据12证据13,本源予以采用:被告陈仲英(反诉原告)提交的证据7、证据10、证据11,因未能提供其他证据佐证其证明目的的本源不采用:被告陈仲英(反诉原告)提交的证据8、证据14、证据15,因不能提供证据的来源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是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坐落天津市河西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房屋归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所有:

    二、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协助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办理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房屋的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办理该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所需的各项费用,由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承担;

    三、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房屋由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居住: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百年后,该诉争房屋返还给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

    四、本判决生效后,第三人张葳每月向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支付房屋租赁费1500元,至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将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房屋腾交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之月止;

    五、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房屋在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居住期间,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陈仲英、第三人张葳均不得擅自转移、变卖出租、处分;

    六、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腾房的诉讼请求;

    七、驳回被告(反诉原告)陈仲英执行回转和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

    诉讼受理费4360元、其他费1090元、反诉诉讼受理费4360元、反诉其他费1090元有第三人张葳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缴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许泽华

    审  判  员     刘卫平

    审  判  员     罗  晖

    二○一一年一月六日

    此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文件编号:11111-115113-3-165-125851   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章                          

    书  记  员     张   蕾
    

    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5)西民一初字第1579号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男,1935年3月22日出生,汉族,天津市管理干部学院退休干部,住天津市河西区紫金山路建国楼24门103室。

    委托代理人张悦,坤德律师事物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萍,坤德律师事物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乔云芳,女,1940年4月8日出生,汉族,天津市河西去第十七幼儿园退休教师,住同张天泰。

    委托代理人张悦,坤德律师事物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萍,坤德律师事物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女,1967年9月27日出生,汉族,天津市平山道小学教师,现住天津市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

    委托代理人戴雪静,天津同江律师事物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齐风霞,天津同江律师事物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乔云芳与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腾房(反诉房屋买卖)一案,本院于2005年6月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张天泰、乔云芳诉称,我们二人是夫妻,

    自1987年起在天津市河西区紫金山西路宾水东里10-101单元居住 。该房屋当时系公产房,承租人是张天泰 ,1997年我们出资购买了产权,现房屋产权登记为张天泰。被告是我们的女儿,原与我们同住,1996年结婚后搬出另住。1999年12月,我们携随身衣物到儿子家暂住,原房屋内的家具、电器等均未搬出,其后不久,被告张璇玑一家即搬入我们的房屋。2004年7月,因儿子家地处偏远就医不便及生活习惯不同等原因,我们决定搬回原房屋居住,多次与被告沟通,请求被告一家搬出,而被告在完全有能力自行解决住房的情况下,以种种理由推辟、拖延,导致我们不得不在外租房居住。为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领被告一家从天津市河西区体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房屋搬出。

    原告提供如下证据材料;1、房屋产权证。2、二原告户口页。3、租房合同、租房协议、租债房屋收据、租金收条。4、病历材料、检验报告单、健康检查证明书。5、“反证材料”。6、西青区人民法院开庭笔录。

    被告(反诉原告)张璇玑辩称,我是二的原告女儿,1999年初,我的哥哥张葳由于经济条件较好,提出将父母接到他的房子去住,二原告同意,1999年8月二原告搬到西青区侯台碧景园别墅居住。由于我居住的鞍山西道的房屋是丈夫单位分配的,三口人据住的条件较差,我向二原告提出购买河西区体院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房屋,二原告表示同意并要求我与张葳商量此事,我找到张葳,张葳同意以95000元的价格将河西区体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房屋卖给我,我将鞍山西道的房屋卖掉于2000年6月21日筹集95000元交给张葳,谁后我们一家装修入住上述房屋,我多次要求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二原告均以“都是一家人,你就放心住着呗,我还能坑你吗!”答复。2001年11月二原告由于与儿媳不和,矛盾激化,2004年7月张葳起诉二原告腾房,经法院调解二原告从别墅搬出。由于张葳的腾房之诉,使得二原故无房居住,但是我与二原告之间的房屋买卖关系成立生效并实际履行,我们一家已在此居住五年之久,二原告否认买卖的事实并让我腾房是不成立的,我提出反诉,要求确认买卖关系成立生效并要求二原告协助办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

    被告(反诉原告)提供如下证据材料;1、西青区人民法院开庭笔录。2、电话录音。3、巩兴元、静玉良出庭证人证言材料。

    被告(反诉原告)申请法院调取银行存款凭条。

    针对反诉,二原告辩称;我们双方之间从未就买卖房屋事宜达成一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1999年我们搬到张葳处居住时,张璇玑确实曾提出过购房,但我们考虑到需要保留自己的住房以便养老,所以婉言谢绝了她的提议。在被告搬入诉争房屋前,我们原先在房屋中的全部物品均保留在原房中,也没有充许任何人进行处置,被告是利用其原来的钥匙自行搬入诉争房屋。我从来没有让被告找张葳商量房屋买卖的事,被告所称95000元的事我们 并不知情 ,我们从未授权张葳对诉争房进行买卖处置 ,更没有见过房款。因此双方之间不存在买卖关系,请求法院驳回其反诉请求。

    本院审查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认为二原告提供的病历材料、检验报告单、健康检查证明书与本案之间没有关联性,不予采信。二原告提供的其他证据,真实、合法、有效。被告提供的电话录    音,不能确定对话人的身份,对此证不予采信。被告提供的证人    证言,其真实性应予确认 ,但证言内容均非直接证明买卖事实 ,

    均为传来证据。对西青区人民法院的开庭笔录,真实、合法、有     效。关于存款凭条,只能证明存款事实,不能直接证明买卖事实,    不予采信。

    本院依据当事人的陈述和采信的证据,认定如下事实;二原   告系夫妻,被告系二原告之女,坐落在河西区体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原系原告张天泰承租的公产房屋,后张天泰购买房屋产权,现产权证登记为张天泰。1999年下半年二原告搬到其子张  葳处居住,2000年上半年被告张璇玑一家搬入河西区体北宾水东 里10号101-105单元居住,其原居住的鞍山西道处房屋被卖出。2004年7月张葳起诉二原告腾房,经法院调解,二原告从居住的张葳的房屋搬出,后二原告在外租房居住。二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腾 房,庭审中二原告表示愿意为被告租房半年作为被告腾房条件。

    另,在张葳起诉张天泰的腾房案件中,张天泰曾陈述“没有住处,房子已卖给原告的妹妹了”。

    本院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坐落    河西区体北宾水东里10号101-105单元房屋现登记产权人为张天泰,故张天泰有权要求被告腾房,但目前被告张璇玑不具备腾房条件,二原告关于为被告租房半年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考虑到     二原告现在居住状况,被告予以部分腾房较为适宜。关于被告反   诉房屋买卖事宜,依据我国法律法规的规定,不动产的买卖属要   式法律行为,被告为能证实双方之间存在买卖的合意,未能证实   房款的交付行为,其要求确认买卖关系成立生效,欠缺必要的证  据,故对其反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      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房》     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