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山西临汾环卫稽查违法查车导致侯瑞青死亡之谜

时间:2019-04-09 04:43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侯瑞青死在临汾环卫部门违法的查车过程中,行车记录仪被毁,监控视频残缺,事故责任认定漏洞百出,到底是谁导演了这一切?

    全国顶尖法学专家讨论了此案,认为临汾交警部门事故认定存在诸多问题,今天的临汾交警部门会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应对法学专家的呼声呢?

    交警对处理尸体事项出尔反尔

    2018年3月10日晚上11点40分左右,山西临汾市临钢立交桥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侯瑞青驾车与张雪锋驾驶的套牌、超载拉沙的报废三轮相撞后重伤昏迷。侯瑞青被救出后送往临汾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侯瑞青死在医院,处置此案的尧都区交警大队民警张天才告知:侯瑞青因醉驾追尾导致事故发生,侯瑞青负事故全责。当日医护人员催促尽快把尸体拉走,侯瑞青家人便将其拉回家中安葬。

    2018年3月14日,杨小云突然收到尧都区公安交警大队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通知书。通知书中说:侯瑞青尸体需经公安机关鉴定······你们不通知事故处理民警情况下擅自把尸体拉走······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和经济责任将由你们承担。

    侯瑞青的母亲杨小云蒙了,立即找到办案民警张天才说明情况:“从侯瑞青入院到死亡,交警队和三轮车主没有一个人去医院与我们见面,你张天才也告知我们,侯瑞青在事故中负全责,更没人通知需要对侯瑞青做尸检,并且医护人员不停的催促,所以我们才把侯瑞青拉回家安葬的”。

    是谁毁掉了行车记录仪和监控视频

    到底侯瑞青遭遇了一场什么样的惨烈车祸?

    办案民警张天才只说一句话:“侯瑞青与一个拉沙的三轮车相撞”。

    杨小云感觉交警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通知书》是为了推脱责任,就要求看看办案民警的执法记录仪录像,要求看她儿子侯瑞青车上的行车记录仪。

    不准看执法录像的张天才说:侯瑞青车上没有行车记录仪。

    杨小云坚信车上装有行车记录仪,要求一同去查找被扣在安顺事故停车场的大众CC轿车,看是否有行车记录仪,遭到张天才的拒绝。

    2018年3月16日,杨小云到医院找到当天去事故现场接诊的医生和护士了解情况,得知当时有消防人员和环卫稽查车辆及人员在事故现场,便到消防大队找到处理事故的消防员,并从消防员手机上拍下了事故现场照片。

    之后,杨小云和女儿多次到事故停车场与门卫沟通,要求查找其儿子车上的行车记录仪。

    门卫值班人员说:“张天才交待过,没他的话,任何人不得进入停车场查看大众CC轿车”。

    2018年3月22日下午,在杨小云的强烈要求下,张天才才安排两名交警和她一起去了事故停车场,看到大众CC轿车上满是沙子一片狼藉。

    在一名交警的精准指挥下,杨小云摸到了行车记录仪,拿出来看时才发现,行车记录仪镜头完好无损,但后壳破损,内存卡被抽出一半从中间折断。

    杨小云立即要求查看事故停车场的监控录像,办案交警和停车场负责人坚决不让看。在杨小云多次强烈要求下,张天才安排张洪玮和另外一名民警陪她一起去安顺事故停车场查看录像。结果发现,直射大众CC轿车的监控摄像头显示:“此通道无法播放”,另一个远距离的摄像头可以打开,但有两次断片和黑屏,时间恰恰是侯瑞青去世的3月12日下午和13日全天,到14日下午又能正常播放。

    此时,张洪玮和停车场负责人以要下班为由,不让再继续查看录像,也不让拷贝,杨小云要求封存监控也被拒绝,直到后来停车场监控被完全覆盖。

    在惨烈车祸中侯瑞青的死亡真相

    侯瑞青是如何死的,杨小云多方奔波取证,最终还原了事实真相。

    2018年3月10日晚上,临汾市环卫稽查大队大队长万国华带领李明东、卢朝阳、王华、曹翔、安亮亮、李飞、曹红星等人,开两辆面包车在市解放路扬州大厦附近扣押两辆拉沙石的三轮车,万国华安排李明东和卢朝阳开一辆面包车前边带路,曹翔坐在张雪峰开的三轮车上押车,安亮亮坐在沈朝虎开的三轮车上押车,万国华和王华等人开一辆面包车断后,前往108国道环卫稽查大队的清运大院接受处理。

    张雪锋和沈朝虎感觉情况不妙,就和沙石场老板贾珍强联系,让其前来与环卫稽查大队协调,贾珍强也开一辆面包车追在最前方李明东开的车后面,五辆车行驶到临钢立交桥时,因为沈朝虎开的车高温而耽误2分钟时间,李明东和贾珍强开车已过立交桥,李明东发现后面的车没跟上,就调头逆行回去寻找,贾珍强开车紧跟其后也调头逆行上桥。立交桥两面是陡坡,李明东开的车上到立交桥顶向北下坡时,由于两辆车逆向行驶且开着远光灯,导致由北向南正常行驶的侯瑞青看不清前方道路状况,才与前方张雪峰开的无尾灯、无反光贴的报废三轮车发生相撞,致使侯瑞青重伤抢救无效死亡。

    距离侯瑞青死亡80天之后,交警队的事故认定书下来了:侯瑞青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张雪锋负事故的同等责任,环卫稽查大队押车人员曹翔无责任。

    杨小云不服,继续到交警大队申诉,并要求见一见事故现场的三轮车司机张雪锋和环卫稽查大队人员,均被张天才拒绝。

    杨小云聘请律师调取了交警大队的询问笔录,张天才在询问时明显在包庇袒护环卫稽查大队涉案人员,寻问重点指向三轮车和大众CC轿车,闭口不提环卫稽查车辆的事,明知事故是连贯性的,故意隐瞒实情,重要的证人不予取证,却避重就轻有选择性的询问。

    在杨小云的强烈要求下,交警才又做第二次取证,认定三轮车、大众CC轿车和环卫稽查车为三方同等责任。

    可是,交警继续作假,将张雪峰驾驶的三轮车牌照由晋10·12205(套牌)改为晋10·18226,经查询,此车牌不存在。

    杨小云认为孩子已经死亡,虽有很多疑问,但实在无能为力,就同意按三方同等责任要求赔偿,但在没有确定赔偿额度后,不愿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上签字。

    可是,办案民警李仁智却多次联系并鼓动侯瑞青的岳父母,告诉他们说:“你们尽快把调解书签了,把钱领走吧,否则你女儿的婆婆把钱领走后就不会分给你们了”。

    侯瑞青岳母说:“杨小云养了三十年的儿子在事故中死亡了,如果我们这样做还算是人吗?”

    后来,侯瑞青岳母就打电话把民警李仁智和他讲的话全告诉了杨小云,民警李仁智就动用各种社会关系到侯瑞青岳母家去游说,最终导致侯瑞青老婆到交警大队写下不让杨小云全权代理交通事故的证明。

    交警大队中队长樊立红让杨小云到尧都区交警大队协议赔偿一事,见面时说:“现在重新对3月10日的交通事故做了认定,环卫稽查大队、三轮车主张雪锋和你儿子承担三方责任,虽然让你儿子承担责任,但赔偿时肯定按你儿子无责对你们进行赔偿。并且叫来一位乔律师,樊立红说:“你去北京请律师很贵,我让乔律师帮你按最高标准算过,乔律师只收三千元的律师费,把官司打到底”。乔律师就当面给我算了各项赔偿共计208万元,并且说:“我们再给法院领导打个招呼,肯定能帮你打赢这场官司”。樊立红目的就是为了让杨小云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上签字,交警大队的任务就算完成。

    全国顶尖法学专家关注的案件其实就是冤案

    侯瑞青在惨烈车祸中死亡引起了全国法学专家的高度重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多位顶级法学权威参与的专家论证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此案处理不好就是冤案。

    “在侯瑞青交通死亡事故的处理中,有关部门涉嫌存在一系列的程序违法,一、涉嫌血检、车速测定、环卫车辆逆行等方面的造假;二、毁灭行车记录仪、监控录像等证据;三、本应对关键当事人张雪峰调查取证,却长达八个多月不让其露面;四、环卫部门非法拦截车辆,让违法车辆继续违法行驶,以过失、危险方法致人死亡等行为属于违法执法,法学泰斗夏家骏、郭道晖、著名学者付小平、律师侯冬梅均呼吁有关部门对涉案机构涉嫌毁灭证据、制造伪证予以调查,还原事件的真相,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身为死者的母亲,在一次又一次悲痛上访中,他要求临汾市和山西公安机关领导倾听她的呼声。杨小云在投诉中提出的问题:

    “办案民警从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之间的询问笔录中有选择性的询问方式; 事故现场照片显示,事故三轮车覆盖完好,两车相撞后地面没有出现沙子,而在事故停车场却发现大众CC轿车上和车内满是沙子;行车记录仪被人为毁坏,事故停车场监控录像被删除都是人为的掩盖事实真相,包庇袒护环卫稽查大队涉案人员。”

    “事故发生后,血液抽样时间是3月10日,3月27日才收到《鉴定结论通知书》。临汾市就有多家司法鉴定机构可以做鉴定,为什么舍近求远把血样送到百里以外的偏僻小县翼城的晋翼司鉴中心?交警大队在对死者血液抽样、送检过程违反了公安部和公安厅的相关规定,怀疑送检血液抽样有造假行为。”

    2018年3月10日事故发生,80天后才出具事故认定书的行为同样违法。

    “交警大队认定侯瑞青超速驾驶,缺乏证据支持:交警大队以事故发生路段所有的红绿灯路口绝大部分并未设置摄像头,即便设置也形同虚设为由,不予调取查看,在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便认定侯瑞青系超速驾驶也是违法的。”

    环卫稽查大队滥用职权、非法拦截、扣留并强制报废车上路造成交通事故肇事。除了交警部门之外,其他单位没有赋予上路拦截、查处、扣押、处罚违规车辆的权力。环卫稽查大队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国家相关规定,并直接导致了此次严重交通事故的发生,应负全责;

    第一次事故认定书没有环卫稽查大队的责任,而在杨小云自己多方取证后,交警大队才出具第二次事故认定书,认定卫稽查大队承担三方责任。

    张天才是玩忽职守还是有意执法犯法呢?

    后附:

    2018年5月15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2018年12月3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来源:高勤荣扬眉剑出鞘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