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关于亚盟“非吸案”一审枉法裁判申诉书的补充意见

时间:2019-04-09 04:33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尊敬的戴军院长及合议庭卢俊莲审判长:您们好!

    对于此案枉法裁判的申诉书(包括附件)我们于3月24日邮寄您们(此前3月20日周庭长接访时我们也曾面交过一份)。现就一审枉法的理由补充如下:

    一、罔顾事实,颠倒黑白:

    判决书P74“白彬从成立重庆市亚盟公司开始,其主要经营活动都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P75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不宜以单位犯罪论处。”

    事实是白彬从2007年成立重庆亚盟公司开始至2016年4月被抓将近9年时间,主要从事投资公司正常融资活动,对经济发展起了促进作用,口碑良好,荣誉载身,连年荣获各项奖励:

    1. 、2010年由于管理规范经重庆市总工会核批,同意成立亚盟工会。成为少有的成立工会的民营金融企业。

    2. 2008年9月在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会上荣获“中国金融创新奖”及“影响重庆金鼎奖”。

    3. 2011年第5届中国(重庆)理财总评榜,荣获“最佳创新性金融品牌奖”。

    4. 2012年第6届中国(重庆)理财总评榜荣获“最佳创新性理财机构奖”。白彬被评为年度风云人物,同年还荣获“中国最佳自主创新企业奖”。

    5. 2012年参加中国(重庆)金融博览会,时任市长黄奇帆到会致辞并合影。

    6. 2013年荣获“最具成长性投资管理机构奖”。

    7. 荣获2013-2014年度“投资理财十大最具竞争力品牌奖”。

    8. 荣获2015年第4届中国投资者大会2014年度最佳金融服务机构奖。

    亚盟白彬连续9年(不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在大城市闹市中心政府眼皮底下进行融资活动,政府不但不说“非法犯罪”,还年年表彰、奖励,说明企业合法,白彬等人干的事也合法,若有少量违规行为,也可用行政手段加以约束和规范,不能为了证明抓人的正确性合法性,颠倒事实,硬栽白彬等人干了非法犯罪的事情,一律不采纳白彬等被告及辩护人合理的辩护意见,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非要说白彬等人非法犯罪,那就是政府支持鼓励非法犯罪,政府是主谋,是罪魁、是祸首,是有意策划挖坑,引诱白彬及广大投资人往里跳,将我们推入万丈深渊。一审法院这样判定是往政府脸上抹黑,是对抗中央,罔顾事实践踏法律。

    二、适用法律错误:

    判决书P74“本院认为:白彬等人在未经国家金融管理机关批准的情况下,利用亚盟公司等中介机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构成犯罪”。P79“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吸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的规定》做如下判决......”

    1、未经批准不是事实:亚盟公司证照齐全,合法经营依法纳税,每次年审合格。就是在2013年5月所谓“戒勉谈话”后仍然获得政府包括工商税务、银行、证监会、金融办等各部门的支持,一路绿灯,并连续获得上述一连串奖励。2013年国务院13号文件《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意见》是中央政府指导民间投资机构及地方政府行政行为的最高行政法规。该规定:“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鼓励民间资本发起或者参与设立村镇银行、贷款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金融机构”“鼓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金融服务机构”“清理和修改不利于民间投资发展的法规政策规定.......” 按照新法大于旧法,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的原则,为维护银行垄断地位已不适应经济发展形势的《国务院1998年247号令》及根据此法令派生的部门规章,应属修改清理范围,不但不应执行,更不应作为判断当前集资灾难“合法非法”“罪与非罪”的标准,否则就是出多门对抗中央。

    全国人大“关于建立新型合规民间借贷机构法”明文规定:“允许民间资本创建新型合规民间借贷机构,它是与现有正规金融机构并存的具有相同主体资格的合法金融机构,其职能是专门从事合法的民间借贷工作,服务于民营经济单位。”根据上述法律法规,亚盟应属于合法民间金融机构,从事民间融资活动属于正常合法业务范围。

    2、判决书引用的定罪依据是前述最高法司法解释第一条:要同时具备下列四个条件才能认定为非法吸资(注意是同时具备四个条件,不是一个条件)第一款:“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形式吸收资金的。”亚盟是经有关部门依据国务院13号文件批准成立的,有工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银行专用开户证,证监会批文等合法有效文件,这些算不算经有关部门批准?若都不算,一审法院就应该指明还要经哪些部门批准才算数?若不能指出,判定“未经有关部门批准”非吸犯罪的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上述司法解释第二条:“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符合本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的条件的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处罚:(下列十一条略)”。很明显本法条所列十一种定“非吸罪”的前提必须是符合第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条件:即未经有关部门的批准,从事下列十一项所列行为之一的才能认定为非法集资犯罪。亚盟是经有关部门批准合法成立,明知定罪前提条件不成立,一审合议庭不依法判案,硬要判亚盟白彬“非吸罪”,不是权力任性,枉法裁判是什么?

    3、司法条文关键字词字斟句酌,“借用”“利用”一字之差,含义相差甚远:

    判决书P74“被告人白彬等...... 利用亚盟公司等相关企业或者中介机构进行非法吸资活动,其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有意将法条上的借用换成利用。既然亚盟公司依法批准合法经营,白彬等人以公司名义利用公司进行融资活动合理合法。若不以公司名义,以白彬等个人名义能融到资金吗?大家凭白无故能借钱给他们吗?初非是白痴。出借人看到公司证照齐全,相信的是公司而不是个人。用公司名义和利用公司名义是同一含义。现代汉语词典P779“利用是使事物或人发挥效能”。白彬等人用或利用公司名义名正言顺。借用是指证照不是亚盟所有,是另一个公司的,经别人许可使用才叫借用,未经许可叫盗用。现代汉语辞典P651 借是暂时使用别人的东西叫借,如借贷借款借用。借用是违法犯罪,利用是合法合规,将借用换成利用,恰好说明白彬等人融资行为不符合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硬要判罪不是枉法裁判又是什么?

    三、审计数据混乱,自相矛盾,二审时审计公司应向大家公开作出解释:

    1、判决书P17,2013.1至2015.12共非法吸资17.36894亿,除去撤走资金7.68125亿,尚欠参与人本金9.68768亿,除去已返尚有剩余本金的集资参与人收益0.84213848亿,共计造成集资参与人损失共计8.8455051亿。

    问题(1):撤去资金7.68亿是否包括利息?若包括利息,总金额17亿多也应包括利息。若不包括利息于理不通,到期撤资的投资人肯定是将利息一并退走的。

    (2):尚欠本金9.68亿加剩余投资人收益0.84亿(应是利息)等于10.52982748亿,与造成损失8.84亿相差2亿,造成损失是什么意思?作何解释?

    2、判决书P25页,43个项目收回本金2.3713738亿,投资收益0.1883147246亿,未收回款4.63219667亿,实际相加,收回本金 2.07997389亿,投资收益0.1853747246亿,未收回款4.92359667亿。判决书上数目与实际数目相差近3千万,这是为什么?

    3、判决书P25亚盟共计投资(包括借出)为7.00357056亿,已收回2.3713738亿+收益0.1883147246亿+应收未收款4.63219667亿=7.19188852846亿,已收及应收未收款7.1918852846  - 借出及投资款7.00357056亿=0.1883179685亿。即已收应收款总和大于投出借出款约1千8百多万,若加上四处房产,现估价约2亿,7.2亿+2亿=9.2亿,加上其他小项目已接近覆盖本金9.68亿+利息0.84亿=10.52亿。

    4、判决书天友集团数据与杨祥贵局长代表区政府清资组公布的数据相差很大:

    清资组数据:(2017.9.13杨局长签字确认):亚盟投入天友5.4475亿,收回2.73956286亿,剩余债权5.2亿,判决书:龙门阵1.55亿+太阳城1亿+死海0.58亿+白马王朗1.3075亿=4.4375亿。不等于5.4475亿,差1.01亿,收回:400万+0.6609亿+0.58亿+500万=1.3309亿。

    收益:太阳城350万+死海477.12万+白马王朗500万=0.129亿。

    1.3309亿+0.12972亿=1.46062亿不等于清资组2.7395628亿,相差约1.3亿。

    应收未收回:龙门阵1.51亿+太阳城3390.1611万+白马王朗1.2575亿=3.10651611亿,不等于清资组5.2亿,相差2.1亿。

    5、清资组公布的清单上有的项目,判决书上为何没有?

    (1)贵州凯丰水泥,投入760万,剩余债权760万

    (2)鑫科材料股票定增投入540万,剩余债权36.217493万

    (3)南顺矿产:按法院已经判决本金+利息+违约金共500多万,清资组代表力争已达成450万未付款。现判决书却只有365.4万,变成已收款,谁做主降的价?收在何处?

    (4)蓝越矿山:清资组:投入3415万,收回782.6421万,剩余债权2467.3579万。判决书投资金额600万,已收回600万,收益102万,未收回款为零,两者相差2千多万。

    (5)怡丰花园别墅:2016年租金2.5万/月,一年30万。2017年不知谁做主将房租将为1.5万/月,一年18万,至2018年24个月应收36万,共计66万,收在何处?判决书上无此项目。

    (6)民楠矿产:投资320万,判决书为150万,已回收款64万,尚欠86万。

    (7)冷链物流:投入6485万,应回收益2472万,判决书上无此项目。

    (8)云鼎拍卖公司:投入350万,应回收益105万,判决书上无此项目。

    (9)贵州长顺:投入1100万,判决书上无此项目。

    (10)博宇旅游:投入420万,应回收益230万,判决书上无此项目。

    (11)翡翠基金:投入500万,应回收益150万,判决书上无此项目。

    (12)小贷基金:投入1300万,判决书无此项目。

    上述(6)-(12)项为白彬提供的资产数据。

    四、本案原本由于成都天友集团违约造成亚盟资金链断裂引发的企业间借贷合同纠纷,亚盟并于2015年10月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白燕川违约,市高院已立案发了传票,拟于12月9日开庭。何况亚盟资产能够覆盖投资人本息,并已签订近期还款协议及谅解协议书,属于民事纠纷。但南岸区经侦支队长张文斌介入后,利用公权力强行插手企业间经济纠纷,违反纪律应邀赴成都会见白燕川,返渝后支天友压亚盟,为了帮助白燕川逃债,胁迫白彬签订了《转让协议》,并从高院撤诉,然后抓人封门,硬将经济纠纷变成刑事案件,造成目前局面。(张文斌18大后仍不收手,顶风作案,于2017年春节期间接收学府医院吃请,并收受红包2000元。2019年2月受党内警告处分,有关他执法贪腐的问题,我们已经向纪检监察机关多次实名举报,历时2年,有关部门回复:“正在办理中。”)

    2019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在优化营商环境的司法解释中强调:“1.严格区别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界限。2.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介入经济纠纷。3.坚决防止把经济纠纷认定为刑事犯罪。”本案就是违反上述“一严格两坚决”的典型。如证照齐全的医院合法行医,发生一起医疗纠纷,医患双方各执一词,本属于民事纠纷,应协商解决或者各自举证通过民事司法程序解决。不能以“非法行医”抓人封门。南岸区公检法办理此案违背中央政法工作改革要以“审批为中心”的要求,仍以“侦察为中心”,是受薄王遗毒“黑打”的典型表现。

    五、有关本案的其他枉法行为在前交“申诉书”中已有反映,待我们看到“检察机关三次延期审理”法律文书后再做评论。

    六、补充要求:希望二审期间,能建立每月一次定期沟通会,便于反映我们的诉求及了解案情的进展。

    此致

    敬礼

    亚盟三千多投资人代表:

    张解良,15310606747  重庆市沙坪坝区华宇广场5-20-1  邮编 400030

    姜年贵,13648349798  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工农大厦55-15-10

    徐长江,13452125675  重庆市南岸区南坪珊瑚大厦21-7

    郭世汤,15523555701  重庆市沙坪坝区教师进修学院  邮编 400030

    白宁,18725715914  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二路87号

    2019年4月7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