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正文

西安高陵养老公寓被“玩”死在名字上,谁之过?

时间:2019-05-20 18:39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最近西安高陵区的马全军成了当地的网络热搜词。原因是他在网上实名举报了高陵区前任民政局 长孙某民。他在列举孙某民的主要的事实中说:“孙某民作为高陵区前民政局 长,先是被他拒绝孙某民索贿50万的好处费,继而孙某民又以他的养老公寓的名字过长进行更改,后又以更改的名字与国 家拨款的名称不符,截留国 家对养老项目的巨额拨款,更为严重的是民政部门还以孙某民提议更改的名称非法为由,将他养老机 构的证照强行收回并拒绝年检。

    都是孙某民确定的名称,到底哪个名称才是正确的?

    事情过程很简单。在2011年8月26日之前,马全军和妻子刘爱玲以“西安高陵百岁宫康乐苑敬老院”这个名称办 理了相关证照。20О8年11月20日高陵县发展和改 革委 员会的备案确认通知书,2009年4月15日以该名称,得到了西安市原国土资源局关于项目用地预审的批复,2010年8月4日仍然是以该名称,得到了高陵县规划和住房保 障局的建设用地申请批复,2010年9月15日还是这个名称,最终得到了高陵县人 民政 府关于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批复。

    2011年8月26日,刘爱玲到民政局办 理“西安高陵百岁宫康乐苑敬老院”证照年审时,时任原高陵县民政局局 长的孙某民认为这个名称的名字字数较多,有累赘之弊。所以在当天办 理的(法人)高民证字第28号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 书时,就更名为“西安高陵养老公寓”并发此证。

    故意截留国 家养老拨款,以名称为借口的背后

    2012年8月10日,无意间刘爱玲在《华商报》上看到“国 家拨4000万资助我省养老机 构的报道,报道中“西安高陵县养老公寓”位列中 央预算投资计划名单内。

    当天,刘爱玲就拿着报纸去高陵县民政局询问,孙某民局 长说:“这个资金现在还不是你们的,假如你们可以出50万好处费,可以运作给你们”。对此,马全军的妻子要回家商量。从民政局回来后,马全军与妻子刘爱玲经过商量后,觉得这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如果答应孙某民的要求,他索贿受 贿行为违法,但马全军也涉嫌行 贿罪,量刑同等,因此就拒绝了孙某民的要求。

    马全军说,经了解在2012年底这部分国 家拨款已全部拨付到位。当时,刘爱玲就向孙某民局 长询问此事时,孙局 长对此给出的解释是:名字不同不能拨付给你们。马全军手中所持的养老机 构的名称为:“西安高陵养老公寓”,而拨付到高陵县财政帐户上是以“西安市高陵县养老公寓”的名称。相差了一个“市”、一个“县”字。

    马全军认为这是作为民政局 长的孙某民故意所为,首先,“西安高陵养老公寓”的这个名称是孙某民批准并决定的。现在他又以与拨付到财政账上的名称不符为由不予拨付,就是早有预 谋。其次,截止到目前高陵区也没有任何一家名为“西安市高陵县养老公寓”的养老机 构。

    据马全军了解,到目前这笔资金除了孙某民挪用两笔共90万外,剩余资金仍然在高陵区的财政账面上。

    高陵区的这个养老机 构到底该叫什么名称,怎能一直“黑”下去?

    这些年,刘爱玲为讨个说法一直未停息此事的诉和上 访。2017年4月高陵区民政局丁兰洲带队到西安高陵养老公寓检 查验收,以检 查结果不合格不予批准开业为由,公然砸烂养老公寓门外“西安高陵养老公寓”招牌,并以某主管局 长要求年审为由,收走“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 书”等相关证照。

    期间,刘爱玲一直找民政局相关人员要说法。直到2017年8月,刘爱玲被 逼 迫去民政局找新任局 长彭守虎询问牌匾被砸、证照被收的原因。为此,彭局 长就此召开了专题会 议,当时刘爱玲本人也在场,地点就在彭局 长办公室,民政局各科室科长、主管老龄委的副局 长等7人参加会 议。

    这是刘爱玲参会的记录:会上,彭局 长问郇新民科长:“为什么不给刘院长年审且下发证照?”

    郇科长说:“我养老公寓名称不能叫做‘西安高陵养老公寓’”。

    彭局 长又问:“那叫什么名字?”

    有个干事说:“叫‘西安高陵百岁宫康乐苑老年公寓’,又叫‘西安高陵百岁宫康乐苑敬老院’、‘西安高陵百岁宫康乐苑养老公寓’、‘西安高陵百岁宫老年公寓’等五个名字。”这五个名字全是原高陵民政局局 长孙苍民所起!

    随后,彭局 长问我:“刘院长,你创办的养老公寓的土地是不是合法的?”

    我回答说:“是合法的。”

    彭局 长又问:“你养老公寓土地是合法的,哪年征 地?那使用年限是多少年?”

    我说:“2010年拿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土地是出让的,年限是五十年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彭局 长又问郇科长:“刘院长的养老公寓是20О8年建的养老机 构,证照都是咱高陵民政局给颁发的是不是?”

    郇科长回答说:“是。”

    彭局 长又问:“20О8年至2017年咱高陵民政局给刘院长的养老公寓有没有下拨建设扶持资金和床位补助金?”

    郇科长说:“建设扶持资金的45%本应下拨,但原局 长不予批准,导致床位补助费也没有下拨。”

    彭局 长说:“那好,刘院长你回去和马全军商量可以把养老公寓的房间一间一间对外销 售,五十年的居住权,可以以企养院,郇科长你和雷大利局 长尽快解决西安高陵养老公寓的证照及运营事宜。”

    最后,彭局 长答复说尽快会把我养老公寓的问题给予解决,让我养老公寓能尽早运营。但至今过了两年了,问题一直到没有得到解决。致使我建成八年之久的养老公寓闲置无法正常运营。

    为此,一坐投资上亿、配套设施及功能齐全的养老公寓,长期闲置,我想问问为什么,当时审批手续完全没有问题并且都已经颁发相关证照,现在又为什么收回且不允许我们进行运营,在这里我还想问问孙局 长这样的朝令夕改你将国 家的法 律法规置于何处?

    法 律点评:

    国 家法 学人才培养创新模式实验区指导中心法 学专 家张文正教授对此事 件的法 律点评认为:首先,在此事 件中,马全军、刘爱玲夫妇创办的这家养老机 构,在2011年8月26日前任局 长亲定了现在的名称(后被砸),该名称与国 家下拨款项的养老机 构的名称对不上,造成款项无法下拨,但是在高陵区又不找到任何一家养老机 构。前任民政局 长的这种行为明显属于故意刁 难,行政不作为。

    其次,假如马全军、刘爱玲夫妇讲述的前任局 长孙某民索贿一事,情节属实的话,马全军、刘爱玲夫妇没有给孙某民好处费的做法符合一个公 民的道 德标准,能自觉抵 制违法犯罪行为,虽然他们的行为给后来的国 家养老款项下拨以及养老机 构的运营都造成了很大困难,但他们夫妇的做法值得敬佩。假如他们果真按照孙某民的做法去做了,送给了孙某民50万元的好处费,这笔近千万的养老拨款亦可得到顺利划拨,一旦事发,此数额已达“极大”,孙某民必将受到刑法的制裁,马全军、刘爱玲夫妇的行为也终将受到法 律的处罚。

    第三,至于马全军、刘爱玲夫妇创办的这家养老机 构,他们这种行为在高陵、在西安、乃至在陕西都是善举。相关部门应当尽快确定养老机 构名给,依据国 家相关政 策规定给予大力扶持。一是新名称与那笔已闲置了多年的资金使用相结合,把这笔国 家拨款用正在养老事业的刀刃上;再就是属地民政部门应该实事求是、主动作为,让这个利 国 利 民的好项目早日发挥应有的作用。

    马全军、刘爱玲夫妇创办的养老机 构因国 家拨款一事,生出那么多的事端,耗时七八年的时间,我们的账务管理制 度、我们的纪检监察制 度应当发挥其作用,让一些懒政、怠政、吃拿卡要、行为不作为的干 部受到应有的处分,还高陵区一个风清气正的营商环境。

    对此事 件进展将继续予以关注!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