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正文

苍蝇猛于虎 腐败在庙垭

时间:2019-04-12 12:03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庙垭哟!我的家
  庙垭哟!我的家
  在四川省万源市的西南角
  从鹰背乡一个山沟连到秦河乡的一个山脚
  最高处是黄城寨
  最低处是雁儿河
  牌坊梁上看对河云雾缭绕
  尖山村梯田里农民在辛勤劳作
  你美丽的土地上
  孕育了多少动人的故事和传说
  红三十军政治部的旧址还在
  荔枝古道的马蹄印依旧鲜活
  皇城寨上苏二大王在摇旗呐喊
  火峰山下学堂的娃娃正放声高歌

  

  庙垭哟!我的家
  你四十八平方公里的土地
  坡坡又坎坎 沟沟又壑壑
  你养育了十千子女
  他们挖泥又背土 肩挑又背磨
  在泥巴里挖它个日升又日落
  艰难还坚守 辛勤又心累
  累弯了腰 背跛了脚
  挖不出娃娃的学费
  更挖不出小康的生活
  他们含泪忍痛 背井离乡
  只留下年老的父母和待哺的孩童
  一千人驻扎太平镇
  一千人搬去达州河
  一千人投奔成都府
  还有几千人四零八落
  有人说你贫穷落后
  有人说你偏远闭塞
  我除了心疼还有流泪
  “我也不愿这是真的”

  庙垭哟!我的家
  我是你十千儿女中最普通的一个
  年少落下残疾 家境又贫寒
  借高利贷送子女读书
  除了打工别无选择
  63岁依然在工地干活
  我咬牙流汗
  艰辛而高傲的活着
  十年前我最艰难
  为了申请低保拉下老脸
  村书记一脸不屑
  “申请的不是时候,现在没有名额”
  我对干部的话深信不疑
  就再也没有述说
  春去秋来 日升日落
  好心的村长告诉我
  “你的低保申请早就批准
  钱已经有了着落”
  我买了烟 四处查看
  原来是书记杨举冒名代领
  而且坚决不愿还我
  
  庙垭哟!我的家
  我在你贫瘠的怀里养成了耿直的性格
  人虽穷 骨头硬
  我看不起干部
  心中装满了怒火
  你可以不给我低保
  但是你不能冒用我老头的名额
  国家给我残疾老汉一点救命的钱
  你昧着良心 悄然抢夺
  我告了状 要回了钱
  从此干部的报复一波接着一波
  精准扶贫户里没有我
  子女读书补助没有我
  房屋改建补助没有我
  村书记的娘吃低保儿吃低保
  那叫天经地义
  有钱人高楼旁边修“扶贫楼”
  干部说:老子说谁合格就合格
  可怜我一残疾的老汉
  67岁为了一只残腿申请低保
  又跑残另一只脚
  不是因为那点钱财
  只想找个地方把公理评说
  
  庙垭哟!我的家
  且听庙垭乡的干部如何说
  杨举说:你告吧!
  猪先生说:你不要逼脸!
  汪乡长说:你要低保给你五保可否!
  纪委书记说:告状得不到任何好处!
  桃先生说:你把某某某叫来!
  鱼乡长说:你告这么久,上面有人理你么!
  无知又无畏的人
  沐猴而冠的猴
  万源市民政局
  我多次拜访多次申请
  终于下来了两个帅小伙
  在干部的带领下来我家
  拍完照 记笔记
  又来到我家的猪圈里
  “小伙子,你看啥?”
  “我没见过猪,看哈咋的”
  “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可怜的娃”
  “你想咋看就咋看,我们全力配合”
  盼星星 盼月亮
  终于盼来民政局的调查报告
  说我身无大碍还能走路
  养猪发家又致富
  子女有能工资高
  我家生活顶呱呱
  哈哈哈
  民政局的两个小伙砸
  老爹我说啥你不信
  干部说啥你信啥
  眼睛长在头发里
  弄虚作假没道理
  舟车劳顿来我家
  装模作样来调查
  胡编乱诌不可怕
  就怕你把家猪说成马
  
  庙垭哟!我的家
  下面的人沆瀣一气
  我只能来到成都府
  庙垭乡的书记派人来把我接
  信誓旦旦回家把事给我解决
  回家后又是打压又是威胁
  “你的低保我说不合格就不合格
  你告状你的子女也不会好过”
  万源市纪委来调查
  杨举书记托人把电话给我打
  “别告啦,我怕”
  有错必纠 知错必改
  作为人民的干部
  必须坦坦荡荡
  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呵呵呵!我错啦
  庙垭乡政府给告状的人头
  安排了活路 又修了房屋
  “和我们政府的人作对
  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手握权利,威逼又利诱
  老实的百姓谁敢出头
  干部还是干部
  精准扶贫里揩油
  惠农补贴中伸手
  欺上瞒下置良心法纪于不顾
  工作贪污两不误
  
  
  庙垭哟!我的家
  去年省上的人来我乡视察
  可把乡干部累坏啦
  三里一岗
  五里一哨
  还有线人全程追踪汇报
  “喂,领导啊,他们顺利过了曹子湾
  马路左边的人家门口由牛头把守
  马路右边的人家门口由马面盯着
  农民们最好糊弄
  实在不行,老子再给他个恐吓
  至于河口的警察嘛
  全驻扎在难缠的“老张”门头
  保证他出不不了门,见不着人
  他拍不了照,喊破喉咙也不灵
  喂,领导啊,上头的人一直在微笑
  人马正在你指定的老苏家
  那个姓苏的老头背好了词,
  干部帮他家借好了板凳和桌子
  昨天干部们反复把要点嘱托
  料他也不敢乱说
  “撸起袖子加油干”
  乡长和村干部把他家的卫生搞了个遍
  勤劳的干部哟
  汗水湿透了衣背
  任劳又任怨
  演好这出剧
  给那老头的儿子一个活干
  让他当护林员,一个月几百块钱
  

  庙垭哟!我的家
  我就是警察团团围住的老张啊
  庙垭乡政府
  为我考虑周详又全面
  给我安排了四个警察、两个乡干部
  必要的时候
  还有专车救护
  警察们和蔼又可亲
  问我那问我这
  说帮我反应情况
  拍了照,又唠嗑
  乡干部更热情
  在我粪坑旁的水井边
  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郑重的宣誓:
  你们的难处我们一定如实的转述
  真诚的眼神,热情的话语
  点燃了门外的大雪
  温暖了我的心窝
  我的老伴烧起熊熊大火
  杀鸡备酒
  招待这群从天而降的贵客
  积雪还未溶化
  领导视察才刚刚离脚
  肚子里喷香的鸡肉还未打出饱嗝
  那厢村长先生就迫不及待地
  开始了精彩的演说
  “啊,大家注意啊,
  张某人被警察抓走啦!!
  原因就是他那张嘴乱说”
  呵呵!
  我无辜又无知的鸡
  你牺牲得太不值
  我压住满腔的怒火
  找到庙垭乡政府“大哥”
  “放你妈的屁,
  警察只抓坏人,
  怎么可能抓我!
  我遵纪守法,勤劳奋斗
  不贪 不腐 不偷 不摸
  倒是尔等小人
  穿得人模人样
  心底肮脏龌龊
  说是人民的干部
  倒是贼喊捉贼的家伙

  

  你积贫积弱何时才会有变化
  扶贫款来了一波又一波
  旧房子只是换了个盖
  乡政府还说百姓自己干活没资格
  政府出面请施工队
  原来是隔壁的“李阿婆”
  没人住的房屋修个厕所
  三米宽的道路硬化一米
  百姓们吃水还是问题
  挖泥还是挖泥
  挖不出娃娃的学费
  挖不出幸福的生活
  打工的游子回不了家
  苦了年迈的老人
  荒废了读书的娃娃
  更嚣张了那些个蛇鼠虫虾
  石窖小学在火峰山下
  那是祖先用背篓背出来的
  娃娃们在那里读书
  安全又清净
  庙垭乡政府大楼在场镇的街口
  宽敞又便利
  哪个背时的家伙
  提个荒唐的建议
  拆了优美的学校
  建造政府的高楼
  和医院的大厦
  窗外施工队的声音哗啦啦
  娃娃们在教室里笑哈哈
  娃娃们,你们干净的笑容
  和稚嫩的双手
  能否推开头上的大手
  还给你们的学校和湛蓝的青天

  

  庙垭哟!我的家
  苍蝇猛于虎,腐败在基层
  2015年 云程村
  勇敢的人儿实名把贪官举报
  哪个地儿 哪个人 多少钱
  都清清楚楚 一目了然
  人民网的记者也加入了调查
  触目惊心 群魔乱舞
  四年过去啦
  乡长还是乡长
  干部还是干部
  干部们还四处宣讲
  “告状的人没有好的下场”
  干部任期满了就调走
  可庙垭这被“污染”的土地
  何时才能见青天
  我一多病的残疾老汉
  就算跑断了腿 豁出了命
  也不能为你做啥
  太上老君你是否在家
  借给我一点星火
  我要把庙垭点燃烧灼
  烧到隔壁的鹰背和秦河
  烧到太平镇
  烧到“冲天府”
  待大火之后
  还你一个干净
  再许诺你富饶和祥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大家觉得结果会怎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