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正文

大家觉得结果会怎样?

时间:2019-04-12 12:03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尽管已经离开看守所两年多,回忆起当年的案件细节,刘延波突然变得口吃,他来回念叨,“这案子一看就知道谁是正义的,太明白也太简单了。”

  这名昔日的河北省邯郸县公安局刑警机动中队中队长,在侦办一宗诈骗案后,命运陡转:嫌犯被异地政法部门释放,作为办案人的他和另一名刑警孙盟盟反而失去了自由,分别被指控涉嫌滥用职权罪,以及涉嫌滥用职权罪、挪用公款罪。

  从2013年到2018年,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两次裁定将该案发回重审。

  在被关押两年零五个月年后,两名刑警被取保候审。直至2018年10月19日,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刘延波无罪,孙盟盟犯挪用公款罪。

  2019年1月7日,已是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南堡刑警队一名普通民警的刘延波,向赔偿义务机关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提出了国家赔偿的请求。

  侦办诈骗案反成被告人

  事情源起于2008年的一桩诈骗案。据邯郸县人民检察院2013年6月30日的起诉书显示,2008年6月,被告人杜某某、孙某某经人介绍认识了邯郸的一名赵姓商人,二人向其谎称能运作购买海南海钢集团全部贫矿石项目,赵姓商人被诱骗同意投资该项目。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获取的一份起诉书认定,杜某某、孙某某陆续向赵姓商人索要了526万元。在新成立的公司开始运作后,赵姓商人听说项目与原先的计划相差甚远,2011年9月3日,向邯郸县公安局报案,称二人涉嫌诈骗。2013年3月16日,邯郸县公安局对孙某某执行逮捕。几经辗转,另案处理的杜某某同样被羁押于看守所。

  然而,2013年11月10日,河北省委政法委向邯郸市委政法委、张家口市委政法委、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河北省公安厅下达了一封协调、督办通知,称经河北省公安厅指定,杜某某案由张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区分局管辖;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孙某某案由宣化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管辖。

  通知要求,前述单位要协调、督导有关政法部门于2013年11月12日前完成案件移交工作。留给各方的协调时间只有两天。

  此后,据了解内情的河北政法系统人士及参与案件移交的民警说法,11月12日,宣化公安在邯郸把杜某某放了,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孙某某则在次日被释放,《看守所释放证明书》载明释放原因是“取保候审”。

  案件移交到宣化区之后,孙某某、杜某某先后彻底摆脱了刑事诉讼程序。对于孙某某案,2014年4月15日,宣化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称经该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认为邯郸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杜某某案则在当年5月5日被张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决定撤销案件。

  在这两名犯罪嫌疑人走出看守所的一个月后,侦办该案件的两名刑警刘延波、孙盟盟却失去了自由。

  2013年12月5日、6日,张家口市桥东区检察院先后对二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4年3月27日,该院向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指控称,刘延波涉嫌滥用职权罪,孙盟盟涉嫌滥用职权罪、挪用公款罪。



  1月7日,刘延波向赔偿义务机关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提出了国家赔偿的请求。

  他提出赔偿指定居所监视居住56天,错误逮捕二年三个月而造成赔偿请求人被限制人身自由损失249432元;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以及错案责任人向赔偿请求人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赔偿请求人精神抚慰金100万元;依法追究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错案责任人的刑事、行政责任。

  结果还需要等待。除了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刘延波最希望的,就是有关部门能处理曾经的杜某某、孙某某诈骗案,定个说法。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