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正文

看看南阳市公安局梅溪分局如何制作假证据假证言协助卧龙区政府强征收

时间:2019-04-12 11:53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一、被告所提供的证据造假,且证据相互矛盾,程序违法,不足以采信:
  1、受案登记表登记接到110报警时间为2019年1月3日16时15分,其提供的出警视频显示时间为2019年1月2日13:16分,先有出警,后又报警受案登记表,违反常识。
  2、受案审批表 无受案部门负责人签字,违反法定程序。
  3、受案登记表无报警人姓名及联系方式,其不具备真实性;
  4、根据叶美君证言其是报警人,但是在现场执法视频中,一位中年女人在1月2日13:18份40秒中说:我报的警,其报警人具体是谁?,叶美君根据其询问笔录,其出生日期为1991年12月4日,其同中年女人所述的本人是报警人,相互矛盾。
  5、传唤证造假;
  其传唤证时间为2019年1月2日制作了传唤证,上面注明原告涉嫌寻衅滋事,阻碍执行职务被传唤,但是其现场执法视频证实被告并未出示传唤证,也未向原告说明其传唤理由,在未调查事实的情况下,就知道原告所违法罪名,程序违法。且被告在2019年1月2日传唤原告时,其执行职务行为尚未发生,又怎么得知原告会阻碍执行公务,其违反常识。根据被告提供的答辩状,被告以阻碍执行职务的行为发生在1月2日传唤之后,原告拒绝到梅溪分局接受处理,其制作的传唤证显示时间为2019年1月2日,被告超越了时空,对1月2日传唤之后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有先见之明,具有预见性,1月2日即便有阻碍执行职务的行为发生,其在1月2日的传唤证中也不应有上述罪名。
  6、延长询问查证时间记录:
  被告未提供向龚黎批准的相关证据,且不能证实龚黎是公安部门或办案部门负责人。
  7、行政处罚告知笔录1及行政处罚告知笔录2中,注明原告答:我听清楚了,我不提出陈述和申辩。同被告梅溪分局提供的行政处罚告知视频相互矛盾,在被告的提供的两份视频中,原告杨金月一直在说:不是事实,都是假的,上面写的都不对,要求袁辉当场对质。被告拒绝听取原告的陈述和申辩,剥夺了其陈述申辩的权利,程序违法。
  另外,两份视频上的日期为2019年1月8日,但是其行政处罚告知笔录时间为2019年1月3日20:35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中未听取原告的陈述和申辩,违反《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剥夺了原告的陈述和申辩权。

  8、被告未提供证据证实《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原告进行了宣读并交付当事人,违反《行政处罚法》第四十条规定: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在宣告后当场交付当事人,当事人不在现场的,行政机关应当在七日内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将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当事人。在原告在现场的情况下,未进行宣读并交付,其处罚程序违法。
  9、被拘留人家属通知书涉嫌造假;
  此份家属通知书同2019年1月2日询问笔录相互矛盾,在家属通知书中被告以原告不提供家属联系方式为由,未通知家属,但是其在2019年1月2日的询问笔录中,上面明确注明原告丈夫的联系电话及家庭地址。被告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176条规定:作出行政拘留处罚决定的,应当及时将处罚情况和执行场所或者依法不执行的情况通知被处罚人家属,被告未依照程序规定,通知家属,
  10、执行回执:
  通过执行回执,我们可以得知2019年1月3日被告对原告进行处罚,且送入南阳市拘留所执行,未留给原告陈述和申辩的时间。
  11、人身检查笔录造假:
  人身检查笔录上注明:被检查人随身物品为“无”但其提供的执法视频及被告提供的答辩状中证实,原告随身至少有手机,且其在答辩状中证实原告手机至今仍在存储柜中存储。《人身检查笔录》注明时间:2019年1月3日18:43分至2019年1月3日18:45分,根据被告第二次《询问笔录》时间为2019年1月3日18:40分至2019年1月3日19:16分,其时间重合,在18:40分已经开始询问后,不可能同时进行人身检查,人身检查需要检查的时间需要全面检查,两分钟的时间甚至脱衣服都不够,不可能在一边进行人身检查,一面询问。
  12、《伤害案件当事人权利义务告知书》系被胁迫下签署,不具备法律效力:
  原告是在办案民警以签署这些文件后就可以回家为由进行胁迫,被欺骗的情况下签订,,在无其他证据支持下, 不能认为其进行了告知,在无其他证据证实的情况下,其不具备真实性。
  13、《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系被胁迫下签署,不具备法律效力:
  原告是在办案民警以签署这些文件后就可以回家为由进行胁迫,被欺骗的情况下签订,,在无其他证据支持下, 不能认为其进行了告知,在无其他证据证实的情况下,其不具备真实性。
  14、《询问笔录》;不真实,不客观
  在此份询问笔录中,被告以向原告出示了警官证及《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不具备真实性;事实上在询问时,被告并未依照法律规定出示证件,也未进行告知。要求被告提供询问过程中的录音录像给予证实,其在无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不能认定其进行了告知并出示警官证。 被告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二条规定:公安机关进行询问、辨认、检查实施行政强制措施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两人,并表明执法身份,未依照规定出示证件。
  询问警官以原告签字后就可以回家为由,胁迫原告签订的笔录。被告在询问过程中并未让原告吃饭,喝水,休息,而且一直恐吓被告,根据被告出示的行政处罚告知视频可以证实,被告未保障原告吃饭喝水休息的权利,疲劳询问,从2019年1月2日13:16将原告带入梅溪分局后一直关押到1月3日凌晨1点, 期间,原告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更未休息。要求被告出示让原告吃饭喝水休息的证据给予证实。
  15、《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属于假证;
  在只有办案民警张永燮及冯建成两人签字,无其他证据支持下,不能认定其进行了告知,需要有其他证据给予证实。
  16、询问笔录不真实:
  询问笔录不能证实被告出示了相关证件,到案方式中注明“传唤”未注明口头传唤还是传唤证传唤 ,如用传唤证传唤,被告在提交的证据中未提供传唤证给予证实,如口头传唤,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67条规定:对现场发现的违法嫌疑人,人民警察经出示人民警察证,可以口头传唤。根据庭审资料可知,原告违法行为发生在1月2日,而被告第二次传唤是1月3日,梅溪街道办事处袁辉办公室,不是案发现场,不适用口头传唤,且原告提供的音频资料证实,在被告传唤原告时,办案民警并未出示警察证,也未说明理由,就粗暴将原告带上警车。被告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67条规定,传唤程序违法。
  17、袁辉询问笔录不真实:
  1、袁辉证言中叙说衣服袖口被撕开不真实,根据现场执法视频,袁辉衣服并未有开裂迹象。 2、袁辉证言说在民警出警后,杨金月及其嫂子情绪激动,不听民警告知,一个劲在骂我不真实,根据视频记录,杨金月及其嫂子并未在警方到达现场后对其进行辱骂,只是解释事情原因。2、袁辉证言,杨金月及其嫂子试图抓住他不放手,具有主管臆断性,不真实,在民警出警视频中,并未显示,杨金月及其嫂子在拽袁辉。袁辉证言:民警要把我们带回派出所处理,杨金月冲上来不让我到派出所不真实,根据被告提供的现场执法视频,1月2日执法视频13:19分,一位警察拉着袁辉胳膊说:你先走,并未说明是到派出所进行处理,而是让袁辉自行离开。 正因为警察让袁辉离开,杨金月才上前阻拦。 袁辉证言说:杨金月用手抓民警的胳膊和手,还说要告民警,记着民警警号,用言语威胁,事实不存在,现场执法视频中杨金月并无上述行为,袁辉显然在撒谎。 3、袁辉证言其右手大拇指肿胀,衣服袖子被撕开口,脖子疼,左手食指背面有抓痕不真实,其提供的照片模糊不清,且其提供的照片说明是左手食指背面关节有肿块,同其叙述右手拇指肿胀矛盾。衣服袖子被撕开口,根据视频衣服完好无破损。受并未肿胀。4、袁辉说民警无殴打杨金月及其嫂子的情况与事实不符,根据视频显示, 13:20民警野蛮执法,在未出示人民警察证及传唤手续的情况下,将杨金月双手反扣,拧到背后。
  18、王冬梅询问笔录:
  王冬梅证言中叙说杨金月同袁辉在家长争吵的事实,在只有袁辉及其妻子的证言,无其他证据证实的情况下,不具备证明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法释[2002] 21号第七十一条:下列证据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二)与一方当事人有亲属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证人所做的对该当事人有利的证言,或者与一方当事人有不利关系的证人所做的对该当事人不利的证言。 王冬梅作为袁辉妻子,与当事人袁辉是亲属关系,其作出的证言不能认定为寻衅滋事的定案依据。
  19、李晓平询问笔录 不真实,其同袁辉具有其他密切关系:
  首先,李晓平证言其路过仲景堂门口,看见两名女性在一左一右抓袁辉胳膊,如李晓平不认识袁辉,怎么知道袁辉姓名,其次,李晓平在证言中说:袁辉当时没有动手,不符合实情,根据袁辉证言及现场执法视频,袁辉承认其踢了何玉蕊一脚。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李晓平证言民警当时让他们去公安局说明情况,灰色外套女子拉着袁辉不让袁辉去公安局不符合实情,根据执法视频,1月2日13:19分,一位民警拉着袁辉胳膊说:你先走,让袁辉离开,并未说明是到派出所。最后结论只有一个,李晓平是袁辉熟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法释[2002] 21号第七十一条:下列证据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二)与一方当事人有亲属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证人所做的对该当事人有利的证言,或者与一方当事人有不利关系的证人所做的对该当事人不利的证言 。李晓平作为袁辉熟人或者朋友,其证言不具备真实性。
  20、姜珊询问笔录:
  姜珊证言看见袁辉及其原告在争吵,具体情况没有看清,未叙述袁辉踢何玉蕊的情况,其证言具有片面性,且根据现场执法视频,被告在事发现场仅仅将原告及其袁辉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随后怎么得知姜珊在事发现场并且目睹了事件经过呢?其证据存疑。此份询问笔录的时间为2019年1月2日18:00至18:20分,询问人:张永燮 冯建成
  根据被告提供的前科情况查询证明及其个人信息核对,查询人签名:李正 张永燮,查询时间为:2019年1月2日18:00,在梅溪分局只有一个人叫张永燮的情况下,在同一个时间段,张永燮不可能具有分身术,同时在查询其前科记录及个人信息,又对姜珊进行询问,其证据相互矛盾。
  21、叶美君询问笔录:
  叶美君证言其上前劝,姜珊证言其看见一个男的好像一直在劝架,如果叶美君所言是真实的,那么姜珊证言虚假,如姜珊证言是真的,那么叶美君证言虚假。叶美君证言其打了110报警,同现场执法视频相互矛盾,1月2日现场执法视频中13:18分一中年女人说:我报的警。根据叶美君的询问笔录证实,叶美君1991年出生,报警人具体是谁存疑。且叶美君证实没有打架行为。
  22、民警李正情况说明不具备真实性:
  首先,李正是其当时出警民警,根据其提供的执法视频,民警在到达现场后,未出示警官证,未出示传唤证,程序违法,也未说明口头传唤。根据现场视频可以看见,民警出警后,杨金月及何玉蕊,袁辉一直在同警方说明事情经过,原告及何玉蕊未同袁辉争吵拉扯,13:18分,一位民警拉着袁辉胳膊说:你先走吧,让袁辉离开。原告看见警方在未调查事实的情况下就让袁辉离开不合法,因此就上前阻拦,首先过错方是在警方。作为人民警察,起码在出警现场,发现双方当事人引发争吵,起码应当将双方当事人都传唤到派出所进行询问,符合法律规定,在未依法调查的情况下,仅仅将原告带到派出所询问,而不将对方带去询问,显然,其偏向性明显。其次,何玉蕊晕倒后,民警并未拨打120进行救助,其晕倒后,在路人协助下送进医院,警方并未进行任何救助,也未进行询问,其作为当事人,警方未进行询问事情经过,不符合法定程序。
  李正的情况说明中未对袁辉脚踢何玉蕊这一事实进行说明,不具备公正性,其作为办案民警,应当全面调查事实真相,而不是选择性的予以说明。其作为主办民警一个单位的民警,证言不具备真实性。
  23、关于杨金月阻碍民警执行职务的情况说明:
  冯建成证言虚假,首先其证言说民警要求双方一起到梅溪排除所接受询问并解决问题与事实不符,根据现场执法视频,梅溪分局并未在出警后将双方带去派出所询问,在出警现场,首先是双方叙说事发经过,随后何玉蕊晕倒,接着,13:18分,一位出警民警拉着袁辉胳膊说:你先走,让袁辉自行离开。随后杨金月才追赶上去阻拦袁辉离开,并不是杨金月阻拦袁辉不让其上车,在梅溪分局不公平处置的情况下,未让袁辉一同去派出所接受询问,杨金月认为梅溪分局不公平,且梅溪分局未出示人民警察证,传唤证,不能证明其是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原告当然拒绝。2,杨金月撕扯民警的事实不存在,根据现场执法视频,梅溪分局的警方一直在粗暴野蛮执法,杨金月只是哭诉:欺负人了,并未说是谁欺负人,其证言虚假。冯建成以引来大量群众围观,造成恶劣影响,不符合实情,根据现场视频可见,现场无人围观,没有人观看。
  综上所述,1、南阳市公安局梅溪分局在执行行政处罚程序中,未依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67条规定适用传唤证进行传唤,因为其传唤时不是案发现场,按照67条规定,不属于案发现场发现的违法嫌疑人应当适用传唤证进行传唤,且有公安机关部门负责人批准,梅溪分局未制作传唤证,也未出示具有负责人签字的传唤证。1月2日在执法视频记录证实,梅溪分局在执法过程中,未向原告出示传唤证及人民警察证,其其传唤程序违法。2、在1月2日的执法视频中,梅溪分局在达到现场后,未将双方当事人带到派出所询问,而是让袁辉先行离开,不符合法定程序,为体现公平原则,具有偏向性执法。3、选取的证人证言虚假,对案发现场的当事人何玉蕊未进行询问,只选择袁辉的熟人朋友进行询问,显然有失公平。且证人证言虚假。3、违反《行政处罚法》第四十条规定: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在宣告后当场交付当事人,当事人不在现场的,行政机关应当在七日内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将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当事人。未对原告进行宣读交付,其程序违法。4、根据现场执法视频,被告违反《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有权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被告剥夺了原告陈述和申辩的权利,未让原告进行陈述和申辩,剥夺了原告陈述申辩的权利,未进行复核。根据《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和申辩的,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5、被告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176条规定,未依法通知家属。
  因此,被告作出的梅公(梅二)行罚决字[2019]1000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依法应当予以撤销,望新野县人民法院能秉公执法,不受行政干预,公平判决。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