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正文

黑龙江省一位因公双腿截断1988.4.4至今渴望阳光的残疾人:盆学军 电话:13</span><spa

时间:2019-04-09 04:47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黑龙江省一位因公双腿截断1988.4.4至今渴望阳光的残疾人:盆学军 电话:13115634596

  共产党人,来救救我!!!
  我叫盆学军,黑龙江省柴河林业局一名因公致残者,1988年4月4日至今,因柴河林业局“权力”的“幕后”,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更没有阳光。我没有赔偿、没有工伤、没有工资。地方的“权力”不按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法规《工伤保险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等相关文件,依法为我办理工伤。柴河林业局领导说我是家属工、临时工,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没有相关依据,家属工、临时工没有工伤。2011年10月20日,由柴河林业局纪委、信访科、劳动社会保障局、貯木厂等部门、单位组成联合调查组,定名:《关于盆学军上访闹事的调查报告》中写到:盆学军发生事故时为家属工,根据《黑龙江省劳动局关于使用不纳入临时工计划的人员的待遇问题的批复》的精神[(75)龙劳19号文件],家属工不能享受国家规定的劳动保险待遇。
  我因公双腿完全被锯断,由于骨头缺失,左腿伤处和踝关节处非常疼痛,膝关节下10厘米是完全锯断后接上的,腓骨断了的骨头是重叠(约3厘米)搭在一起接上的,胫骨断了的骨头,接的有些错位,踝关节处不能象以前那样活动和蹲下,脚后跟不能着地。腿部的血液循环特别不好,膝关节下15厘米处皮肤经常碰破皮出血,皮肤不愿愈合,麻木疼痛,不能行走。右腿膝关节下10厘米处锯断没有接上。
  2006年在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四级伤残。当时我就对鉴定不服。这个伤残鉴定是柴河林业局领导鉴定前就知道的,心知肚明的。因2002年在柴河林业局貯木厂(福利木器厂、挂名)领 导陪同下,到黑龙江省海林市政府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时,鉴定为三级伤残,这个伤残三级鉴定是没有任何猫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是有法律效用的。我要求到黑龙江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去做鉴定。柴河林业局领导不让我去,“说我这是在告: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说黑龙江省海林市政府的伤残鉴定不准”,“能管你就不错了”。“牡丹江林业管理局的律师语气特别强硬说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在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这一块,就是不好使,端那碗饭,就得听谁的,你小的是不是大脑有问题”。2007年我在中国民生网向社会求助的贴子也明确指出《残疾人证》就是鉴定证书,地方的“权力”根本就没有理睬。后来办理《残疾人证》归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柴河林业局直接就能办理。
  由于家里生活特别困难,因公致残,地方的“权力”不管。我只能靠老爸的退休工资维持生活,为了生存,为了活着。1996年我跟朋友借钱在柴河林业局,办理了一份合同制工人工作,单位在柴河林业局所属单位貯木厂,2005年貯木厂领导到我家多次劝我退休,我不同意按这份工作办理退休,我并没有写任何申请,柴河林业局领导强行按病退给我办理了退休,《职工退休证》参加革命工作时间写到:“1988年7月”。有人说“退休了,国家拿钱。”在我找柴河林业局领导办理工伤等问题时,局领导说“让我找单位貯木厂,就说(局长)说的”。柴河林业局貯木厂的领导多次说我的工 伤与貯木厂没有关系,也不是貯木厂出的工伤。我的这份工作与工伤不存在任何连在关系。2009年前后地方的“权力”,说是“照顾”我,给我办理的合同制工作。我不同意柴河林业局领导的这种说法,“照顾”我,为什么要我花钱呢?这份工作是本人花钱买的!柴河林业局领导不让我这么说,不让我这么说,怎么不按工伤给我办理呢?2011年10月20日,由柴河林业局纪委、信访科、劳动社会保障局、貯木厂等部门、单位组成联合调查组,定名:《关于盆学军上访闹事的调查报告》中写到:1996年他自己四处托人办了一个合同制,但所有手续均是编造的。停发盆学军的病退工资;按总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取消盆学军的合同制工人身份。
  2010年柴河林业局棚户区改造,我一个一楼住房,一个平房门市,在动迁前我要求原址回迁,2011年4月回迁……开发商没有按原址给我门市,我找开发商领导,开发商领导答应给我原址的房子,平方增加面积得交钱。我多次找地方的“权力”解决实际问题,柴河林业局领导要从中隔开,砌一道间壁墙,这个房子里就黑了,前面有门我进不去,有台阶。后面有门没有台阶,我坐着轮椅能进能出,这样的“照顾”柴河林业局领导是不会“照顾”的。增加面积款我说在我工资里扣,直到扣完为止,柴河林业局领导也没有答应至今。我一楼的住房,有五个台阶,虽经过处理,我仍不能进、不能出。
  2010年在柴河林业局棚户区改造时,我家的玻璃被人砸碎了,房子也被人砸漏了。我从屋里能看到外面的天,下雨时满屋地都是水……我每天爬出爬进,手和腿部硌出了血,找地方的“权力”,也得到了一些“帮助”和“照顾”。这“帮助”和“照顾”在后来2011年9月3日柴河林业局貯 木厂领导,为我编造、捏造的“匿名信”中说是:一次性补贴的“伤残津贴”?地方“权力”的这种作法是什么意思呢?稻草人扮模特儿穿时装,装样子给“人”看的吗?
  我多年的工伤和房子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面对这样的实际问题,在我找地方的“权力”解决问题时,2011年7月20日上午,在我和母亲在柴河林业局貯木厂,对面的大道边坐着,貯木厂的大门不让我进去。貯木厂的领导对我破口大骂,把我推翻在地,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手中的雨伞抢过去,抽打我,这位领导要用雨伞的尖部,捅死我……我跟柴河林业局貯木厂的领导说:“领导,你曾说过我在网上发的贴子都是假的,今天你对我发生的一切,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柴河林业局貯木厂的领导会看到此贴子的,我相信他是“爷们”的。7月27日我和母亲还是在那坐着,柴河林业局貯木厂的领导找来了(xxx)对我骂骂例例,对我威胁和恐吓,他说要整死我,要把我用刀解了,轮椅都坐不上。我经常招到一些“人”、包括“权力”的威胁和恐吓。近几年来,我在柴河林业局特别没有安全感。从2008年我也被地方的“权力”监视和控制之中,“权力”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在我找地方的“权力”解决问题时,招到柴河林业局公安局、貯木厂、妇联等多方面人的阻止,对我死拉硬推,对我说些欺骗人的话,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门都不让我出,我知道他们都是“权力”派来监视我的,地方的“权力”的真实丑态、丑陃的背面,荧屏上是看不见的。
  2011年10月17日上午8点柴河林业局貯木厂的两位领导给我送来了一封,说是“群众”写给林业局领导、局纪委领导、公安局领导,告我的“匿名信”,上面有柴河林业局局长签名和“纪委”核实(2011年)9月14日的批复。“匿名信”的么尾是:一个知情人,2011年9月3日。当我看完这封告我的“匿名信”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柴河林业局貯木厂的领导,为我编造捏造出来的陷害我的“匿名信”。有例子在我身上也发生了。有多人看了这封“匿名信”,都说是假的、陷害、变态、欺负人呢!都说是貯木厂领导胡编乱造、陷害我的。
  2011年10月23日上午9点柴河林业局貯木厂两位领导又给我送来了一封,由柴河林业局纪委、信访科、劳动社会保障局、貯木厂等部门、单位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定名:《盆学军上访闹事的调查报告》,么尾是:联合调查组,2011年10月20日。当我看到这样的调查报告结果,充分更能彰显地方“权力”的大能,更能彰显出柴河林业局没有公平、正义,更没有阳光,“权力”背面的黑暗。我说:“我要上访”。地方的“权力”特别张扬狂妄的说:“有看着你的、有监控、你出不去”。
  2011年11月11日至21日,天气寒冷,我也被地方的“权力”非法扣留关押10天,在关押我期间,公安局领导让我写“悔过书”,让单位:貯木厂给我保出来。我犯什么法了呢?让我写“悔过书”啊!我有什么可悔过的。我没有写。在拘留关押我前,我坐着轮椅、门框窄进不去,一个犯人把我背了进去,放到木板床上,屋子里非常阴暗,犯人照顾我10天,公安局领导关押我前说的“人性”化服务呢?我说我有病,公安局领导说我没有病,地方的“权力”不愿给我治疗,在2009年我住院期间,貯木厂监视我的“人”在背后,不让医生给我治疗,让我出院。得不到好的治疗。11月21日,我出来时,我身体非常虚弱,我要拘留证,拘留所的领导不给,我知道柴河林业局的领导是不会给的。地方的“权力”非法拘留关押我10天,是否是违法行为呢?地方的“权力”。1988年至今,不按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法规,依法为我办理工伤,是否是违法行为呢?
  生活的艰辛和痛苦,并没有引起地方“权力”的怜悯之心。在现实中地方的“权力”对我百般刁难,下费苦心呢!不给解决实际问题,现实生活中的复杂和欺诈,让我这草根老百姓,因公致残二十多年了,在现实中饱受磨难。
  现在是法治社会,和谐社会,我1988年因公致残至今,地方“权力”的背面仍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更没有阳光!柴河林业局领导不按《工伤保险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等的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法规为我这老百姓依法办事的。柴河林业局领导就是这样为党、为政府工作的吗?就是这样执法为民的吗?地方的“权力”说这样的法规不符合柴河林业局。在现实中,柴河林业局领导的“权力”就是法!“权力”就是一切!“权力”说啥就是啥!地方的“权力”真的大于法吗?二十多年了,这背后又说明了什么?这样的不和谐的问题还能维持多久呢?“权力”对我的不公、压制还能多久呢?
  在现实中,地方的“权力”能让我活着!能给我一口气!我就要弄明白,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因公双腿截断,地方的“权力”为什么故意不按工伤给我办理呢?在这背后又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地方“权力”是不会把我放在眼里的,地方的“权力”更没有把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文件放在眼里。柴河林业局是否归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管辖之内呢?在现实中地方的“权力”不知还为我能编造、捏造出什么样的文章和事情来陷害我呢?我知道,为了手中的“权力”,会不择手断的。因为手中的“权力”来之不易啊!我的合法权益根本就得不到保障,没有谁能保护我,我会死在地方“权力”的手里吗?二十多年了,在地方,我拱顶不到能为我伸张正义解决问题给我公道的共产党人!
  我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个因公致残的草根残疾人,我相信我的问题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我相信,我的问题会见到阳光的。在网上发的贴子,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都是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所经历的,所看到的,不敢欺骗任何人,都是自己的良心写出来的。我呼喊党!我呼喊政府!我呼喊用真心为党工作的共产党员!我呼喊用真心为党工作的新闻媒体人!我呼喊用真心为党工作的好领导、好干部!你们都是为党工作的共产党人!!!你们都是为人民说话为实事的共产党人!!!残疾人:盆学军更需要你们的关心、帮助、调查、宣传、报导解决问题。
  黑龙江省一位被地方“权力”压制、监控的残疾人;黑龙江省一位不愿死在地方“权力”手里的残疾人;黑龙江省一位渴望见到阳光的残疾人:
  盆学军 电话:13115634596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